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天才命师

226 贪财坏印

天才命师 六阴朝阳 6124 2020-01-25 00:31

  

  至于徒弟赵毅,这个傻逼玩意的腿有问题,多半是被眼前的这个小杂种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有了这种想法,周云天决定要在生辰八字上跟秦祥林一较高下。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小子,你说你也会生辰八字,那今天我就跟你在生辰八字上较量一番!“周云天说话又开始平静了下来,显示出一副易学大师的姿态。

“可以!“秦祥林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桌面上放着白纸,那是钟曲红的生辰八字。秦祥林拿在了说中,还是先看钟曲红的出生年月日时,然后自己重新排八字。

“上面有我事先算过的内容,你如果照着说。那又算怎么回事?“周云天说话之间,一把将那一张白纸从秦祥林的手中夺了过去。

秦祥林看了一眼周云天,不屑的说道:“我还不会做那么无耻的事!“

周云天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那么。就让你来说说吧!“钟曲红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心中似乎半分都看不起秦祥林。

如果不是跟周云天斗气,秦祥林实在不想给这个狂妄的家伙断命局。

今天,秦祥林要先斩周云天的大师身份,在杀一杀钟曲红的威风。

秦祥林点了点头,对着钟曲红说道:“钟秘,你这一生,从未独掌大权,总有人在你的前面,压你一头!“

秦祥林这句话说了出来,将林丹风和潇姐都吓了一跳。

林丹风不由得在心中暗道:“这个蛮子怎么能够这么说话呢?这即便是算准了,钟秘也不会买账的!“

林丹风带着惊愕看向了钟曲红,果然就见得钟曲红脸上变得非常难看了,他冷冷的瞪着秦祥林,半响没有说话。

事实上,秦祥林也确实说对了,钟曲红在大楼里面摸爬滚打快三十年,在同一间办公室,从来没有排过第一,往往都是第二,或者第三。就包括现在,钟曲红的身份地位已经高于很多人,但他终究只不过是一个秘书而已,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

但,就算如此,钟曲红何等身份地位?哪里轮得到这个叫蛮子的小杂种来指手画脚?

一旁的周云天也在观察钟曲红的脸色,看着钟曲红黑得快赶上黑炭一样,心中不由得一阵欢喜。

且不管。秦祥林算没有算准,钟曲红是一定不会高兴的。

就算有本事又能如何?得不到关键人物的信任,终究是一场徒劳,这是这个社会运行的法则。

秦祥林并不是愣头青,这一番话是秦祥林有意说出来杀一杀钟曲红的锐气。

钟曲红此人外强中干,面相凶恶,内心软弱,为人狡诈多变,但却不是狠角色。

这一点,秦祥林从他的生辰八字中已经算得明明白白。

钟曲红心中非常不爽,但却不能发作,因为。秦祥林确实算准了。这一点,钟曲红心中非常清楚。

算准了,就算说得难听点,他钟曲红还能够接受。

现在,钟曲红在等,等一个秦祥林说错的机会。

只要秦祥林有说错,钟曲红立即就要大发雷霆,让这个小杂种付出惨重的代价。

之前。周云天也看错了一些,但,钟曲红选择原谅周云天。如今,到了秦祥林这儿,就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了!

“你,接着说!“钟曲红语气还是很平静。但这种时候,钟曲红的语气越平静,秦祥林的处境就越是危险。

坐在钟曲红怀中的潇姐,很了解这一点。她已经暗暗为秦祥林担心了。

年轻人有才华,就容易有恃无恐。给有一种狂妄的感觉。

“你的肾不行,夜里盗汗多梦,足底发凉,脱发耳鸣,在那些方面也是力不从心!这个状况是在这个冬季显得尤为明显!“

秦祥林继续说道,丝毫没有隐晦。

林丹风听了秦祥林这一番话,吓得后背发凉,手心都是冷汗,坐在藤梯上,就好像是坐在钉板上一样。

“那些方面不行!“这种话怎么能够说出来呢?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男人是最怕别人说他不行的,这是一个男人的雄性尊严问题。

这一句话比上一句话还让钟曲红难堪!秦祥林这是赤裸裸的在打钟曲红的脸啊!

林丹风后悔带秦祥林来了,本为投其所好,想进一步和钟曲红搞好关系,结果现在是现在搞砸了。

“这个蛮子是怎么回事?说话没有一点儿分寸,完全就像是一个愣头青!“林丹风在心中暗暗骂道。

钟曲红行不行,潇姐是很清楚的。这一点,在场的人只有潇姐有资格知道。

潇姐不得不佩服,秦祥林推算的厉害之处,因为秦祥林已经完全看准。

每一次,钟曲红那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刚刚开始立即就缴枪投降了。

时间长了,在那方面潇姐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

潇姐在场,这是人证!

但钟曲红还是一副死不承认的模样,就见得他一巴掌拍在了木头桌子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骂道:“黄口小儿,信口胡说!“

这句话骂得不够狠,这也暴露了钟曲红底气不足。

秦祥林淡淡一笑,接着说道:“每逢寅虎之日,午马之日,你必然有气无力。心烦意乱,到了晚上一夜无眠!三天前是寅虎日,今天是午马日!“

秦祥林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这是一个预兆!心神不宁,预示了你明年的牢狱之灾。立春后第一个月为寅虎月,东窗事发。三个月后入午马月,你便是泥牛入海,双犬守门!“

泥牛入海是有去无回。双犬守门是牢狱之灾。

“简直一派胡言!“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周云天觉得有必要长出来了,他站起来大声说道:“明年钟秘乃是平步青云,行的是正官运,乃是崛起之势头,四柱有印,合成官印相生,乃是大吉大利之兆!你这小杂种实在是妖言惑众!“

“呵呵??“秦祥林当下一声冷笑,等着周云天说道:“我都不屑与你争辩什么!“

周云天所说的四柱官印相生也确实存在,但是他忘记了大运与流年相冲,还有八字中隐藏着的格局。

秦祥林相信周云天是看过不少书的,但如果要说他是高手,那就相差太多了。

阴阳五行。十二生肖在生辰八字中一个完全体。周云天气得再一次想动手。

“钟秘,这小子妖言惑众,您不必听他的!“周云天大声对着钟曲红说道。

钟曲红面无表情一句话也没说。

秦祥林看着钟曲红,“钟秘。是对是错,你心中判断!“

钟曲红冷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径直往外面走。

潇姐见状,赶紧跟了上去。周云天心中却有几分得意。

林丹风忍不住责怪秦祥林一句:“蛮子,你说话太直白了!不应该啊!“

“林总,钟秘会给你打电话的!“秦祥林很有把握的说道。

林丹风一愣,心中很是疑惑。尽管,林丹风心思敏捷,此时也猜不到秦祥林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哼!你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周云天也是胳膊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十五分钟后,林丹风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丹风低头一看,竟然是钟曲红的电话,心中不由得一惊,连忙站了起来接电话:“钟秘,您好!“

钟曲红在电话里面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带上那个蛮子,到我的车里来!“

钟曲红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丹风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心中一阵惊愕:这个蛮子还真的有点神奇!

带着秦祥林来到了钟曲红那一辆宝妈x7里面,钟楚红挥了挥手,示意让林丹风在外面等。

林丹风只有点了点头,下了车。

汽车里面就只剩下了钟楚红和秦祥林两个人。

“你真名叫什么?“钟楚红平静的问道。

“秦祥林!“如今的秦祥林已经不必隐藏自己的真实名字了。

“秦祥林!“钟楚红重复了一遍,然后缓缓问道:“你八字命理学的知识是跟谁学的?“

“一个不是如何出名的老人家!“秦祥林回答道。

钟曲红点了点头,推了推眼睛,“你所算出来的一切都是真的!“

钟曲红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既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秦祥林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并不说话。

“这次,我约人出来,就是想问一问前程!“钟曲红的声音依旧很小,“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有预感了!“

秦祥林只是听着,并不说话。

“我想知道的是,这件事还有没有化解的办法?“钟曲红凝重的问道,随即补充了一句:“钱不是问题,你开个价!“

秦祥林还是淡淡一笑,“钟秘,我实话跟你说吧,你这一次的牢狱之灾是属于裙带关系??“

钟楚红点了点头,“不错!“

“所以,但从你这里根本无法化解!你们已经陷得很深了!“秦祥林缓缓说道。

在八字命理学中有一句话叫做:“贪财坏印。“

其中“印“代表的是权利。在阴阳五行中,财克印。

一旦,“财“重,必然克“印“。

这是自然规律。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