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人生重置了

第195章 七月八月,大丰收

我的人生重置了 华山弃徒. 5716 2019-09-19 06:17

  第195章七月八月,大丰收

“得,当我没说。对了,琪琪还有几天过生日,你去不去香江?”

陈嘉霖每次提起梁淑琪,其实都是吕秋璐给他安排的任务。

“嗯,这事儿我知道,琪琪给我说了。那就中午吧,吃了午饭我们就出发,刚好我去那边还有其他的事情。”

胡杨一方面也是为了给梁淑琪过个生日,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胡杨总得有所表示。

还有更重要的一方面,他还要继续战斗。

八月份,恒生指数开盘16424.18点,然后顺势冲过了16800点,指数就尽显疲态。

“于先生,这一次帮我在16600点开空仓,数量是一万手。”

恒生指数最高冲到了16820.31点,这个点位,也是恒生指数未来两年的最高位。

所以,胡杨让证券经纪人在16600,开了一万手空仓,本质上就是短期看空恒生指数。

这个点位,每一手恒指期货合约是83万港元,一万手就是83个亿。而需要交纳的保证金就是8.3亿港元。

目前,胡杨的保证金账户上,在扣除上一单的佣金和手续费之后,还有8.43亿港元,刚好够交纳保证金。

姓于的证券经纪人,非常感谢经理把这个客户给了自己,上个月,他的业绩提成突破个人最高记录,羡慕死了一大群同事。

“胡总,您放心,我会认真盯着的。一有什么变化,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胡杨点点头,他自己也不大可能随时随地看盘,有个尽心尽力的经纪人,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进入八月,始于泰国的金融风暴开始逐渐扩散,亚洲各国的货币,特别是股市也有了一丝不稳定的迹象。

正如恒生指数,在八月处创出新高之后,就开始一路下跌。到了月底甚至还有一些加速。本月恒指最低打到了14088.03点,收盘14135.25点。

胡杨让经纪人,在恒指14400点的时候,卖出了一万手空单合约。

这一次,胡杨又赚了2200点指数,获利11亿港元。扣除手续费和佣金,胡杨的保证金账户上目前一共有19.39亿港元。

也就说,刨去胡杨最初兑换的4.449亿港元,两个月之内,他已经获利14.941亿港元。

不过,胡杨八月份也只在香江呆了五天,其间还给梁淑琪过了一个生日。

生日的过程倒没啥出奇的地方,但是胡杨送给梁淑琪的礼物,让她惊喜不已。这也是胡杨到目前为止,送给她唯一一件比较值钱的东西,一辆小奥迪,价值56万港元。

回到羊城后,胡杨暂时不准备继续做恒指期货,九月份他需要观望一下。也就是说,他对于九月份的行情没把握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想休息一个月,以便备战10月的行情。

八月份,对于胡杨来说,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西特电工的配股方案不仅得到了股东大会的批准,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批准。

此次配股方案为十配三股,配股价6.4元。

这个价格比起之前董事会预案8元一股,低了不少。现在亚洲的各国的股市都不是太好,西特电工的股价也回落了很多。在这种情况下,调低价格是唯一的办法。

目前,汇嘉控股持有西特电工1585.60万股,十配三,汇嘉控股可以配股475.68万股,按照每股6.4元的价格,需要投入3044.352万元。

三千万元倒不多,配股结束以后,胡杨在西特电工的股份占比不变,还是17.88%。不过持有的股份数量变了,为2061.28万股。

这部分配股呢,没有锁定期,等配股完成以后,就可以上市交易。

“黄总,我这次可是帮你了啊,大股东里面除了你就是我全额参加了配股。”

除了黄新培和胡杨,公司的其他股东都放弃了此次配股。剩余部分由承销商包销了,倒没有让黄新培的融资计划出现什么问题。

“谢了,胡总!有了这笔钱,我马上就可以去奉天跟奉天变压器厂摊牌。再不济,也能让西门子的收购变得没那么简单。”

黄新培对于西门子和西特电工的恩怨,耿耿于怀。不说气度不气度的,单从市场上来说,也不能让西门子把国内输变电行业的老大,就这么轻易的给收购了。

行业内世界前三的企业,再把国内第一的企业给吞并了,对于整个输变电行业来说,都是一次重大打击。

“那我就祝黄总,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如今的西特电工早已不是当年的弱小企业,所以胡杨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帮上黄新培。他说了几句祝福的话,便挂了机。

“快到中秋节了啊,这两个老同志在外面玩得高兴不假,但也该回来了吧?”

中秋节是国人的传统节日,今年的中秋是九月十六号,胡杨忽然意识到还有不到一周就到了这个重要的日子。

李桂香和胡志广目前还在山城和蓉城那边呆着,胡杨考虑了一下,决定陪父母过个节。

电话打过去,李桂香倒不反对胡杨的这个提议。不过她说,很久没有回西江了,要不一起回西江吧。

胡杨想想,答应了。然后让韩武和生活助理开车回羊城,让老爹老娘乘飞机直接去西*******,中秋节前后你能不能请几天假?咱爸咱妈说想一家人在西江个过个中秋。”

姐姐胡悦自从进了省医院,就忙的团团转,有时候还要上夜班,胡杨经常都见不着她人影。

“嗯,我可以申请调休几天,不过最多也就能有四五天的时间吧。”

胡悦攒了不少的休假,估计能有短短的几天时间休息。

“四五天也够了,那我让人帮你订票吧。我先回去,你看成不?”

胡杨这段时间忙不倒忙,但是费神。尽管他不需要自己天天盯盘,但也一直在关注着恒指的变化,港元汇率的变化,以及东南亚各国的金融情况。

所以,九月份他暂停了一个月,就是希望自己放松放松。现在老爹和老娘已经动身返回西江,他也打算马上回去。

胡悦无所谓和不和胡杨同行,胡杨便立即出发,带着韩文、许有年飞回了西江市。

许有年自从来到羊城,还是第一次回来。胡杨之所以带上他,也是想着让他休息几天,等节后再重新投入工作。

“许总,你就不用天天到分公司报到了,自由活动吧。”

在机场和许有年分开,胡杨回到了家中。

李桂香和胡志广提前一天回了来,胡杨进屋的时候,他们两人正指挥家政的人在清扫卫生。

晚上,小舅李浩来到了家里,一家人也没有外出,李桂香烧了几个菜,就在家里吃了顿饭。

“姐,姐夫,我准备结婚了。时间初步定在年底,到时候你俩可不能又走了啊。还有杨杨,你届时也得赶回来。”

石破天惊!

这个消息对于胡杨一家人来说,真的是太震惊了。没想到李浩晃了这么多年,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三十好几的人终于要安定下来了吗?

李桂香无疑是最高兴的那个,甚至眼睛一红,差点流下了眼泪。

“妈,这是好事呀,别哭,哭了不吉利。小舅,哪天把未来的舅妈领家里来坐坐哦,嘿嘿让我们也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拴住了你的心。”

胡杨能理解妈妈的心情,长姐如母,李浩的婚事可没让她少操心。

胡志广也笑了,说道:“是啊,这可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小浩,你放心,我们这次回来暂时就不走了,一直等到参加完你的婚礼,这总可以了吧?。”

李浩也没想到自己说出这个消息,让姐姐的情绪变化的这么剧烈。他赶紧找个借口,就把胡杨拉到了对门的房间。

“小舅,餐饮公司最近怎么样?”

自从胡杨到了羊城以后,和小舅李浩的联系就少了很多。而且偶尔打电话,李浩也从不提起餐饮公司的事情。

“嗯,还行,一年下来能有六七百万的纯利,我已经很满足了。”

做餐饮连锁,如果不是面向全国,扩张的步伐终究会停下来。现在李浩已经停止了开设新店,守着现有的规模,日子其实过得很舒爽。

“对了,刘东来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他也没给我打过电话,我都想不明白,他好好的干嘛要离开餐饮公司?”

刘东来的事情,胡杨一直没找到机会问李浩。给刘东来打过两次传呼,对方也没回,胡杨就忘了这事儿。

“嗯,这事儿我不好说,刚好你也回来了,回头你自己去问三猴子吧。”

李浩明显不愿意谈及此事,胡杨也不勉强。

二人坐下来喝了几杯茶,聊了一些闲话,差不多晚上十点,李浩才告辞离去。

翌日。

胡杨让韩文去找一下刘东来,昨晚给这个家伙打了传呼,到现在都没回。也不知道三猴子是不是出了啥事?

三道湾片区旧城改造之后,原来的街坊住哪儿的都有。韩文出去打听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了刘东来一家现在居住的地儿,却被告知,刘东来去外地了,前段时间还从长安打回了过电话。

既然人没找到,胡杨也就暂时放下了心思。反正韩文也给刘东来家人留了话,如果刘东来再来电话,让他和胡杨联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