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人生重置了

第二十五章 资不抵债的煤场

我的人生重置了 华山弃徒. 3897 2019-09-19 06:17

  第二十五章资不抵债的煤场

“谁呀?”

时间不长,铁门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差不多有六十岁的男人走了出来。

“你们找谁?煤场已经关门很长时间了,职工早都各回各家,这里怕是没你们要找的人。”

胡杨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依稀能记得这是煤场曾经的场长,廖国强。

“他现在这么老态了吗?”

在胡杨的印象当中,廖国强也就比父亲胡志广大十岁,应该五十出头的岁数,怎么现在看起来跟六十岁的老头差不多呢?

“廖大叔,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胡杨啊。我父亲是胡志广,母亲是李桂香。”

很明显廖国强并没有认出站在面前的人是谁,胡杨笑着自我介绍一番。

“哈哈,是杨杨啊。你看我这眼神。啧啧,好几年没见,都长成大小伙子喽......来,进来说话。”

廖国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把胡杨和韩文让进了大门,然后领着他两个走进了一间办公室。

胡杨进屋扫了一眼,屋里有两张老旧的办公桌,几张木头椅子。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

“你看,我这里连开水都没有。现在煤场也不营业了,只有我时不时来看看,你们可别介意。”

廖国强之前应该是在办公桌上书写材料之类的,文稿纸摊了一桌子。

“大叔,咱们都是自己人,千万别客气。我来呢,就是想了解一下咱们煤场的具体情况。嗯,我认识一个老板对咱煤场的改制有些兴趣,他让我先来问问。”

胡杨没有打出自己的旗号,只说是帮人来问问。

廖国强犹疑的看了一眼胡杨,上次煤场职工开会,可没听胡志广两口子说起这事呢。

不过,他还是很有耐心的说道:“杨杨,我也不瞒你,煤场早已资不抵债。到现在场子还欠着职工一年多的工资没发,这一块儿差不多就有十一万。另外,欠水电费、暖气费等,一共五万元,欠煤矿的货款二十三万元。而煤场,除了有六块很小的地皮,就只有这几间破办公室,别的啥也没有了。”

中心煤场算是占地最大的,也不过区区三百平的样子。其他五个营业点,平均占地也就两百平,加一起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千三百平的土地。

这些土地,按照目前的估值,最多价值二十五万元。当然,实际上,在这些地段的土地,你花二十五万也不见得能买上,但总体偏差不会太大。

“我听我妈说,在下一步的改制中,大家还提出来要先安置煤场的职工......我这就有一个疑问了,既然煤场已经资不抵债,你们提出这个要求别人会答应吗?”

胡杨问这个问题倒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廖场长的底气是从哪里来的。

“咳咳,人家做生意还知道漫天要价呢,咋就不许我们提条件了?不过啊,杨杨,就是没这个条件,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参与煤厂的改制。就拿这六块地来说,面积都太小,还得背负煤场的债务,谁愿意干?哎......”

廖国强为了煤场的事情操碎了心,但他有什么办法呢?像煤场这种小集体企业,本身的竞争力就很弱,他并没有力挽狂澜的本事。

说实话,他也就是想着能为职工多争取一点利益罢了。

“好吧,大叔。我今天先了解了解情况,等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胡杨今天真的只是来看看,随即他就起身,跟廖国强道别。

“行啊,杨杨。真要是有老板愿意收了煤场,我回头和大家伙儿还得谢谢你呢。反正,职工拖欠的工资以及外面的欠款必须要还上,其他的事情好商量。”

廖国强把胡杨和韩文送出大门,末了,他算是交了底。

“明白了。大叔请留步,有空去家里坐坐哦。”

胡杨和韩文离开煤厂,直奔公交车站。接下来,二人又分别去了其他五个煤场的营业点。

下午,胡杨带着韩文去练习了两个小时的散打,就早早回到了家中。

经过这次实地勘察,胡杨再次印证了心里的想法。

煤场的六块地皮,位置算不上很好,也不在繁华地段,但都处在居民集中的地区。

在胡杨看来,这几个地方略加改造,用来开社区连锁小超市也可以。用来开快餐连锁,也不错。如今,医药零售行业还没有放开,否则开连锁药店其实最省心。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要不了几年,这几块地皮就会水涨船高。届时,要是改制以后的企业发展顺利,再加上地皮的溢价,胡杨就能将手里的股权卖个好价钱。

保守的估计,他这一笔投入的资金,从投资到变现,最少能翻三倍左右。时间跨度,大约得历时两到三年。

而要完成这笔收购案,需投入的资金大概在一百万元左右。否则,企业改制没办法顺利进行。

此事还得好好想想,尽量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

“还是得成立一个公司......要不然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胡杨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公司来装点门面,而不是什么事情都以个人名义来进行。

坐在桌前写写画画,胡杨把一些要点罗列在纸上。回头根据这些要点,就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计划书。

“哔哔......哔哔哔”

胡杨刚好做完了手上的事儿,他身上的传呼机也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乔女士请回电话,号码非常熟悉,正是街口小卖部的公用电话。

“这是从羊城回来了......”

胡杨笑着摇摇头,手边没电话还是不太方便,他只好亲自跑一趟。

“娜娜姐......这边。”

胡杨老远就看见乔依娜站在小卖部的门口在等电话,他干脆挥舞手臂喊了一嗓子。

乔依娜回头看见胡杨,也笑了。她付了电话费就赶紧跑过来:“原来你在家啊,早知道我还打什么传呼吆......”

“走吧,去我家坐会儿。”

胡杨注意到乔依娜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里面鼓鼓囊囊也不知道放了些啥。

“娜娜姐,你哪天回来的?”

胡杨打开院门,把乔依娜让进了堂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