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人生重置了

第369章 野蛮操作,强势清洗

我的人生重置了 华山弃徒. 5555 2019-10-17 10:13

  第369章野蛮操作,强势清洗

“胡总,现在有个新情况。公司新晋的第三大股东,陈嘉霖先生刚打电话来,他刚下飞机正从机场往公司赶,你看看投票的事情是不是再等等?”

这时董秘突然走到了胡杨近前,低声说了一句。

刚才还沉默不语的天山投资的代表,也听到了董秘说的话,他猛地坐直了身体,神情有些异样。

“各位,现在是中午一点,等会大家也该吃午饭了。刚才我得到一个最新消息,公司的第三大股东,陈嘉霖先生正在赶来的途中。那么,我们就等到下午再投票表决吧。”

胡杨没给众人反应的时间,宣布上午休会,会议将在下午继续进行。

会议室里的众人陆续起身离去,胡杨走出来见到了还在外面等候的雪岭食品的两名高管。

“二位,公司的股东大会还没有结束,恐怕要等到下午了。不如这样,你们先去吃饭,然后中午找地方休息一会儿,下午稍晚一点你们再来。”

让雪岭食品的两名高管一起前来,胡杨自然有他的用意。不过现在西江洪河新的董事会席位还没有确定下来,所以他让两人耐心等待。

随后,胡杨就上了自己的座驾,拨通了陈嘉霖的电话。

在电话中,两人约好了见面的地点,胡杨就让李杰直接开车过去。

“陈少,我说让你昨儿和我一起动身,你却偏要晚一天。这一路可还顺利?”

见面的地点是一家酒楼,胡杨和陈嘉霖前后脚抵达,两人要了一间包间随便点了一些菜。中午肯定是不能喝酒的,下午还要开会。

“你还好意思说,顽石科技的事情你是从来都不管的。昨天,诺基亚(大华区)总经理来公司考察,我能走吗?我走了,昨天那一笔订单岂不是泡汤了......

不过,乘坐民航的班机真不如乘坐公务机舒服,等回程的时候,让我也体验一下你的新飞机吧。”

陈嘉霖笑嘻嘻的“抱怨”了几句,昨天他接到了诺基亚的一笔大订单,心里别提有多美。

胡杨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昨晚陈嘉霖就打电话说过。

“陈少,中午的时间比较紧,咱们赶紧吃饭,吃完再仔细商量一下,下午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胡杨和陈嘉霖在这里商议有关董事会的改选,有些人也没闲着。比如,天山投资的代表,也在打电话。

“苏总,西江洪河突然冒出来一个第三大股东,是一个自然人股东叫做陈嘉霖。我担心争取一个董事会席位的事情有变化呀。”

天山投资和安康保险的关系,并不被外人所知,但这家公司的确是苏城所实际控制的。

“你尽力吧,我觉得胡杨不可能知道咱们之间的关系,你也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好了,下午有了结果你再通知我。”

苏城挂了电话,心里其实并不怎么担心。

天山投资是西江洪河的第二大股东,按理说,争取一个董事会席位应该问题不大。

“老板,还是西江那边的事情?”

此时苏城就在安康保险公司安知晓的办公室,他接电话时,没有让安知晓回避,因此对方也听到了只言片语。

“应该没啥事,西江洪河今天改选董事会,天山投资害怕他们拿不到其中的一个席位。”

苏城笑着摇摇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对于西江洪河他没有太大的野心,天山投资在其中最多也就算是一个“卧底”的角色。

这是一着闲棋。或许有用或许没用,但归根结底,都得天山投资争取到一个董事会席位才能发挥作用。

“哦......老板,那咱们继续说说德恒证券的事情。”

安知晓没有参与这件事,他刚才已经算是多了一句嘴,当下赶紧把话题拉回来,接着和苏城商量别的事情。

下午,在西江洪河的会议室,股东大会继续进行。

因为绝大多数股东对于这个新晋股东陈嘉霖都很陌生,董秘在会议一开始就给大家介绍了一番:“陈嘉霖先生是通过二级市场持有了本公司4.99%的股权,这是他的持股证明。”

陈嘉霖暗中吸纳西江洪河的股票,在时间上和胡杨是一前一后,他介入市场的时间稍晚,平均成交价要高一点,大概在每股2.38元左右。

目前,西江洪河的股价维持在2.10元到2.50元之间震荡,股价依然很低迷。

陈嘉霖买入这些股票,大约一共花费了7000万元。

董秘向大家证实了陈嘉霖的股东身份,会议继续进行。胡杨扫视了一眼所有的人,微微一笑,道:“那就开始投票,重新确定公司董事会的席位,以及董事长的人选。”

投票还是按照各位股东的持股数来计算,拥有股权的多少决定了投票权的多少,很合理也很现实。

汇嘉控股作为绝对大股东,毫无意外的获得了三个董事会席位。

意外发生在第二大股东天山投资,以及第三大股东陈嘉霖之间。

胡杨代表汇嘉控股在最后两个席位上,选择支持陈嘉霖和另外一个小股东,西江农垦集团。

而西江农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也把票投给了陈嘉霖。

这样一来,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天山投资,事实上已经从董事会出局。他们没能获得至关重要的一个董事会席位,未来公司的管理层也不会有他们什么事儿。

今天投票,很多小股东还是选择相信胡杨和他的汇嘉控股。毕竟汇嘉控股持有公司的股权,未来公司的前景如何,还得看汇嘉控股的能力。

没人会跟钱过不去,这就是小股东普遍的心态。

“好了,我现在宣布新的董事会成员名单......公司的董事长将由我本人担任。散会!”

五个董事会席位,汇嘉控股占有三个,陈嘉霖得到一个,西江农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有一个。

胡杨毫无悬念的成为了西江洪河新一任的董事长。

这个时候,大部分在场的股东都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纷纷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失落的人也有,天山投资的代表肯定算一个。

等其他股东离开了以后,胡杨马不停蹄召开了第一次董事会会议。这次会议,雪岭食品的两名高管都参加了。

汇嘉控股拥有公司董事会三个席位,其中两个席位将由这两人代表。

“我提议由齐伟成先生担任公司的总经理......”

齐伟成就是雪岭食品的副总,跨年夜在晚宴上唱“蓝莲花”的那一位。胡杨决心大刀阔斧的改组西江洪河的管理层,特别是总经理、副总经理、行政经理、财务总监等岗位,他都会换上自己人。

至于天山投资和其他的股东,肯定是被边缘化了,大家可以安心等待公司的经营状况好转起来,该分红自然谁都少不了。

接下来,就是公司聘请amp;amp;独amp;amp;立amp;amp;董事议题。独董在董事会有两个席位,胡杨决定聘请两名学者担任,其中一个就是陆一鸣院士。

“现在西江洪河的状况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同心协力,共渡难关。”

西江农垦集团的代表,对于这些事情都很配合。他们本来和雪岭食品就有合作,知道汇嘉控股的实力,因此非常希望胡杨能拯救陷入泥潭的西江洪河。

今天的会议事项,都会形成决议。明天董秘就会将决议以公告的形式发布出去。

“陈少,来干一杯,庆祝咱们顺利入主西江洪河。”

会议结束以后,胡杨让韩文先把陈嘉霖送到马场。他自己回了一趟家,待了一会儿,在晚饭前见到了陈嘉霖。

“庆祝就不必了吧?这些事不都是你提前谋划好的吗?对了,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天山投资可能和苏城有关?”

陈嘉霖之前听胡杨说过,西江洪河的股东里面可能有苏城的人。

“我也判断不出来。不过,苏城让他弟弟苏博文给我传话,要我放弃和他们争夺西江万隆的金融资产。作为条件,苏城答应帮我拿下西江洪河。

这从侧面也可以反映出,在西江洪河的股东之中,一定有苏城的人。至于是谁我需要去判断吗?让他们都出局就是了。”

胡杨微微一笑,所有的股东当中,他只信任西江农垦集团。毕竟雪岭食品和对方一直都有合作,最关键的一点,西江农垦集团的董事长和吴迪是莫逆之交。

“哈哈,你这简直就是一力降十会,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哦。我估计,苏城肯定会被你气晕,谁见过像你这么野蛮操作的。”

陈嘉霖说归说,他也赞同胡杨的做法。董事会的席位决不能让心怀叵测的家伙得到,只有五个席位都是自己人或者是可信任的盟友才能让人放心。

“陈少,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我不相信苏城,更不相信安康保险。”

胡杨放下手里的酒杯,很认真的说道。

按照以往的经验,安康保险做事情是不讲底线的。和他们一日为敌,终身都得防范啊。

陈嘉霖点点头,他也是深有同感:“你这样想是对的,不过,咱们以前也不知道鸿达资产管理公司的老总苏博文,是苏城的五弟。现在鸿达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参股了魅力半导体,你不担心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