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人生重置了

第711章 请君入瓮,后盾

我的人生重置了 华山弃徒. 7892 2020-06-24 03:12

  

  第711章请君入瓮,后盾

“珍妮小姐,估计吴罡这边是不会再加价了。我建议,咱们立刻返回香江,答应李凯龙的条件,免得夜长梦多。”

当两个人哄抢一件东西的时候,土块也能卖出真金的价格。而现在,吴罡放弃了珍妮手上股权的收购计划,李凯龙这个大买主就变成了香饽饽。

助理建议珍妮,趁李凯龙还没反应过来,立即和对方达成协议。

珍妮这人虽然傲娇了一点,但并不蠢。她二话不说,就带着团队返回了香江,并通知李凯龙,自己经过考虑决定答应他提出来的股权收购计划。

她也担心啊,万一吴罡透露了口风,李凯龙要是也反悔了该怎么办?

不过,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吴罡的目的不仅是要把价格哄抬起来,而且一定要让李家入局。

所以,他根本不会泄露任何一点的消息。

李凯龙接到珍妮的消息,没有多想。收购赫尔斯基能源的计划,是老李拍板的,他只不过是个执行者而已。

在没有超出预算的情况下,能拿下赫尔斯基能源69%的股权,李凯龙其实还是蛮高兴的。

所以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李凯龙和珍妮很快就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李凯龙向珍妮支付了1408亿港元,他在名义上就取得了赫尔斯基能源69%的股权。

“哈哈哈,吴总,干得漂亮!来,咱们干一杯,庆祝一下。”

李凯龙在香江举行庆祝酒会的同时,胡杨也在深海和吴罡举杯同庆。

“哪里,能把价格顶上去,还不是靠胡总你的神机妙算?说实话,当时出价1360亿港元的时候,我其实是有点心虚的呢。”

吴罡不敢居功,他不知道胡杨是如何算出来李凯龙会把价格加到1400亿港元以上的,但最后这个结果可真不赖。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斗智斗勇,都让吴罡感到很兴奋。

“心虚啥?我和你说过,李家对于赫尔斯基能源是志在必得。我给你说啊,咱们今天最应该庆祝的,是你没有掉进这个天坑里。要不然,上千亿的投资绝对会打水漂的。”

胡杨放下酒杯,很真诚的说了一句。

吴罡点点头,并不觉得胡杨是在忽悠自己。这种事情,要不了太久就会得到验证,胡杨忽悠自己没有意义。

“胡总,我辛苦了这么久的投资项目没了,你是不是应该做一些补偿呢?比如,给我推荐几个能赚钱的项目?”

胡杨没想到吴罡会这么直白,看来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吴总,你若是想投资矿业或能源业,我可帮不了你。但如果你想投资高科技产业特别是半导体,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项目。”

胡杨考虑了一会儿,随即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哈哈,我就知道胡总够意思。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这边事情已经完毕,我还要去一趟京城,等你的好消息哦。”

吴罡笑眯眯的起身告辞,他这一趟深海之行可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得失之间,有少许的遗憾,却又有着满心的欢喜。

“这个老吴......”

胡杨微笑着的摇摇头,吴罡的精明不仅不令人讨厌,反而会让人觉得对方是一个可交的朋友。

人嘛,都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谁会喜欢和一个蠢人来往呢?

到了二月份。

明康通讯突然开始发力,一口气拿下了国内几大运营商,价值4200亿元的设备订单,从而奠定了全球最大4g设备供应商的地位。

这个成绩,不仅出乎了市场的预料,甚至就连高明康本人都没有想到。

“高总,很明显,国家在政策方面有意的向明康通讯有所倾斜。我觉得吧,咱们这是托了北美打压的福,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好事。”

为了庆祝明康通讯的绝处逢生,胡杨特意邀请高明康到京城度假。

当然,除了度假,高明康还需要和有关部门联系一下,毕竟人家还是给明康通讯帮了大忙的。

二月初的京城,气候依然寒冷。

高明康这两天呆在胡杨的四合院里,都不怎么爱出门。北方的冬季还是蛮好过的,毕竟有供暖,但就是在屋里坐久了会令人昏昏欲睡。

“是啊,所以我这两天还得去有关部门露个脸,是应该感谢人家。胡总,我说你这屋里的暖气怎么这么热,我都快睡着了。”

高明康强打起精神,回应了一句。

“走吧,别在屋里窝着喽,咱们去外面转转。”

胡杨也觉得身上燥热,于是就把高明康拉起来,然后让王诚准备车辆,他打算去博隆光学的生产研发基地看看。

高明康也不反对,就跟着胡杨上了车。

“胡总,高总,楼上请。”

接到通知的许有年和戴向军,在办公大楼的楼下等着他们的到来。胡杨和高明康一下车,呼呼啦啦围上来十几个人。

胡杨瞪了一眼许有年,他不是很喜欢这种迎来送往的事情,尤其是搞得还这么隆重。

戴向军看出了胡杨的不悦,他一边陪着胡杨走进了办公大楼,一边说道:“胡总,你也别怪许总。公司的高管们听说你要来,都想趁机向你汇报一下工作,我们也不好拦着。”

他这一解释,胡杨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些人是想在自己面前“刷脸”啊。

“哦,是这么回事呀。那咱们就先去会议室,开个短会,我就听听他们的工作汇报吧。”

胡杨洒然一笑,就和戴向军等人来到了会议室。

许有年打了个招呼,没有参加这个短会。他要陪着高明康这位客人,顺便带他去几个部门参观一下。

胡杨在会议室听取了大家的工作汇报,总的来说,博隆光学的风气比以前改观了很多。从大家的发言之中可以看出来,现在每个人都有一种紧迫感。

第二代浸没式光刻机问世以后,博隆光学的研发部门并没有满足于这个成绩。如今他们已经在着手进行增强版的研发,算是第二代设备的升级版吧。

一个小时以后,胡杨才宣布散会。

然后他和戴向军来到了公司的研发中心,许有年带着高明康正在这里参观。

“胡总,亲眼看看博隆光学,我对于咱们的抗压能力又有了新的认识。半导体产业的关键点有很多,但生产设备无疑是重中之重。”

高明康有感而发,一条产业链的上中下游,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缺了哪一环都会卡壳。

上游的材料和生产设备,可以说是整条产业链的基础。有了这些东西,芯通国际和魅力半导体等企业才能正常运转。

生产制造企业的正常运转,是明康通讯继续发展的前提。否则的话,哪怕高明康手里拥有再多的技术专利,也无法变成产品。

这其中,各种类型的芯片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说实话,高明康是打心眼里佩服胡杨。这家伙,在短短的十年间,就打造出了国内最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

能力先不说,光是这种超前的眼光,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不多见的。

听到高明康的感慨,胡杨笑着点点头。

然后他看向许有年:“许总,第二代浸没式光刻机的研发成功,该下发的奖励都兑现了吗?”

“兑现了,大家都很满意。要不然这些家伙今天抢着要向你做汇报呢?他们呀,是想在你面前表功哦。”

许有年打趣了一句,其实是在为大家请功。

“许总,不用你提醒我。我一向的原则就是,有功就奖有过则罚。你告诉大家,只要好好干,我绝对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人的。

那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和高总就是出来透透气,顺便到这里来看看。二位就不用送我们下去了,回头再联系。”

胡杨还真不是特意来视察工作的,他就是想出来走走。

没让许有年和戴向军等人相送,胡杨和高明康下到了楼下,上了车。

“胡总,眼看着大下午了,咱们晚上去哪儿搓一顿?”

前段时间,高明康累得够呛。这好不容易出来休息几天,他满脑子都是各式各样的美食。

“晚上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去吃私房菜。另外,咱们以前的父母官也到了京城,一起坐坐吧。”

胡杨也是昨天才接到了齐向民秘书打来的电话,知道对方这几天在京城公干。

反正高明康和齐向民也不陌生,于是他就安排了这个饭局。

“合适吗?人家现在可是一方大员,不会给对方带来什么不便吧?”

高明康和齐向民的关系很一般,但知道对方人不错,心里就不愿意给人家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什么不便?领导就没有朋友了?就是简单的吃个便饭,聊聊家常,你想到哪儿去了?”

胡杨不禁乐了,事情没那么复杂,他也没有什么事情要找齐向民帮忙,就是类似朋友间的正常聚会。

“呵呵,你说没问题就没问题,我自然没啥意见。”

高明康讪讪一笑,他发现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晚上。

在一个小胡同的深处,胡杨带着高明康走进了一座四合院。

这家私房菜馆就开在这里,低调不张扬,没有特别奢侈的消费,做的都是京城地道的菜肴。

“领导,好久没见你,你看起来可是年轻了好几岁啊。真不好意思,我们还来晚了,罪过罪过。”

走进一个包间,胡杨和高明康见到了意气风发的齐向民。

“年轻了?快别忽悠我了,我整天忙不完的事儿,愁都愁老了。胡总,高总,先坐下,咱们边吃边吃聊。”

齐向民哈哈一笑,起身和胡杨以及高明康打过招呼,然后几人就各自落座。

秘书出去喊服务生上菜,吴馨慧给三人倒茶,临时充当了服务员。

“胡总,高总,北美打压汇嘉系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你们能挺住吗?”

酒菜上齐,吴馨慧和齐向民的秘书都离开了包间。

三人一起喝了一杯酒之后,齐向民的话题,果然就转到了汇嘉系遭受北美打压这件事上。

胡杨看了一眼高明康,示意他来说。

“讲真,北美的打压让我们很难受,而且损失也不小。不过,对于这种极端情况,我们还是早有预案的。

现在供应链不成问题,无非是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国家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我这次来京城,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向有关部门表示感谢。”

高明康组织了一下语言,以明康通讯为例,简单的说明了汇嘉系目前的境况。

回过头来看,北美打压的最大效果,是引起了汇嘉系供应链的动荡。比如像明康通讯,在短期内就遇到了产品品质下降,营收和利润双降的问题。

不过,这些问题正在逐渐的得到解决。

而几大运营商的世纪大单,着实让明康通讯长舒了一口气。有了这个,两三年之内都不用再发愁。

胡杨接着说道:

“北美对于我们汇嘉系的打压也未必都是坏事,要没有这一档子事情,国内的半导体产业会一直受制于人。

现在我们正在加紧进行去北美化,比如像高总他们,已经率先完成了这个目标。”

齐向民笑着点点头,“是啊,核心技术还是得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安心。来,多吃点菜,别光顾着说话。”

三个人又碰了两杯,然后很自然的转换了话题。

齐向民在深海呆了多年,对于那片土地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他问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胡杨和高明康也就和他聊起了家常。

酒足饭饱之后,齐向民看看表,说道:

“胡总,高总,真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一步,晚上还有点事。另外,有件事要给胡总先打个预防针,我很有可能会再次挪个地方,到时候或许会需要二位大力支持哦。”

胡杨若有所思,起身把齐向民送到了胡同口。

返回包间,高明康问道:“胡总,领导这是要高升了?”

“高升不高升不好说,回头等正式消息吧。”

胡杨觉得齐向民的语气不像是高升,倒像是平调换个地方。

结果没两天,消息传来,齐向民去了川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