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人生重置了

第172章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的人生重置了 华山弃徒. 5512 2019-09-19 06:17

  第172章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呵呵,清泉,我经常给你怎么说来着?每逢大事有静气。所以啊,很多时候,你还比不上你那位街坊小弟。你以为胡杨打电话是来求援的吗?错!他是给咱们送上赚钱的机会哦。你认真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庞千里端起茶杯,滋溜一声,美美的喝了一口。

这会儿,王清泉也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可问题是,有钱胡杨不知道自己去赚啊。不过,他马上就反应过来,胡杨本身就是西特电工的股东之一,他自己还真不方便出手。

“想通了?呵呵,清泉,你的能力绝对没问题,就是有时候不够冷静,想法太多。不过,这人啊,随时随刻都能做到心如止水,其实也很无趣。闲话少说,你分析分析,这事儿咱么能干不?”

庞千里手下八员大将,他最看好的就是王清泉。

王清泉思索了几分钟,然后说道:“胡杨的意思是想让咱们截胡啊,抢庄的游戏可不好玩,搞不好就把自己套进去了。不过,西特电工这事儿比较凑巧,对方刚开始趁低吸纳股票,就被西特电工给抓住了小尾巴,咱们要是现在布局还来得及。要我说,可以赚一把。”

庞千里点点头,笑着说道:“行啊,这事儿就交给你了。记住,别贪心,回头股价拉起来就提前跑,管他哪一路资金,都让他们高高站在山岗上放哨去吧。”

谈笑间,庞千里和王清泉达成了共识,开始布局西特电工。

十一月初。

西江和众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向社会发行5250万股社会公众股,发行价420元。

到了上市交易日,其开盘价为758元,最高冲到将近10元。而胡杨的汇嘉控股在西江和众上市以后,股份占比为1561,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是西特电工,股份占比为122。

目前西江和众的资本金是471亿元,总股本2918万股,按照上市首日开盘价计算,总市值181亿元。

汇嘉控股持有的西江和众1561的股权,市值也达到了28亿元。不过这部分股票也有锁定期,想要变现,还得再等几年。

对外投资的资产大幅度溢价,胡杨当然高兴。不过这事儿暂时乐呵乐呵也就完了,不会对汇嘉控股的日常经营,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他这些天偶尔会去证券公司转转,大部分时间还是由公司新招聘的员工在盯着盘面,一有异动,就会及时给他汇报。

西特电工的股票价格波澜不兴,暗地里却在酝酿着什么。

年底将至,市场上忽然播出各种“内幕消息”,有的说今年西特电工的业绩会有大幅度的增长,有的说西特电工即将收购奉天变压器厂,未来的前景广阔

证券市场炒作的,从来都不是已经兑现的业绩。那么炒作什么呢?炒作的是各种概念,诸如预增预赢、收购重组等等。

在有心人的散布下,最近关于西特电工的各种利好消息满天飞,股价当然就跟吃了那啥似的,蹭蹭的往上涨。

胡杨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顶着漫天飞舞的大雪,再次回到了西江市。

目前,在西特电工的内部,对于这次公司股票的异动,也没有达成统一的认识。有不少人认为,上市的流通股就在那里,买卖随心,这事儿跟公司本身的关系不大。

黄新培却认为,适度的炒作可以不管。但现在明显已经有人开始故意传播虚假消息了,还能不管?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黄新培提议召开董事会会议,商量公司下一步的对策。

所以,本就想回来呆几天的胡杨,刚好顺便参加了这次会议。

“各位,这次炒作事件的好与坏姑且不论,但我认为公司必须要有一个态度。”轮到胡杨发言,他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建议公司马上发布一个澄清公告,针对目前市场上的各种传言做出正面回应。”

“胡总,咱们发一个公告,会不会有点反应过度了啊?我觉得还是不要理会那些真真假假的传言为好,时间长了,谣言肯定会不攻自破。”

其中一位董事觉得这是一件小事,不去搭理才是正确的选择。

黄新培摇摇头说道:“上市公司得有自己的态度和责任心,既然现在的传言已经引起了股价的异动,我们就必须做出回应。我赞同胡总意见,咱们明天就发布公告。”

有了黄新培的支持,胡杨的提议在董事会获得了通过。

翌日。

西特电工申请停牌半天,同时发布了澄清公告。

公告说,本公司没有应发布而未发布的消息,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一切有关本公司的信息,均以官方的公告为准。

下午一开盘,西特电工的股价就开始回落,截至收盘时,收跌了将近四个百分点。

这对于正在拉抬股价的一方,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刚聚集起来的人气,一天之内就散去不少。

而远在帝都的王清泉却大喜过望,他盯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到了机会,命令手下从次日起,开始逢低吸纳西特电工的股票。

胡杨开完公司的董事会会议,就不再去西特电工晃悠。接下来的时间,他大多数时候在家陪父母,或者有时出去和李浩、吴茂生、陆亚丽等人聚聚,算是自己给自己放了一个假期。

“胡总,你要的沪上证券报和证券周刊,我给你带过来了。”

韩文也跟着胡杨回到了西江,一般情况下,胡杨走到哪儿基本上都会带着韩文。

这次回来,陆亚丽还专门给胡杨调来一辆车,方便他出行。所以,每天早晨韩文都会到胡杨家里来报到。

“嗯,给我。阿文,上午咱们先去一趟公司。”

汇嘉控股西江分公司,其实也有车辆。不过既然陆亚丽已经安排了,胡杨也懒得推辞。

胡杨收拾好物品,顺手带上了报纸,就和韩文下了楼。

来到了和信大厦,分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认识老板,一路都有人和他打招呼:“胡总,您好!”。

胡杨笑着一一点头回应,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这间办公室一直都保留着,走进来可以看到窗明几净,明显天天都有人打扫。

“胡总。”

分公司的经理董琦随之而来,想看看老板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董经理,我没啥事,就是过来看看,你先去忙吧。”

胡杨每月都会收到分公司这边的报表,而且账目也有专人审核,他过来还真没什么事儿,最多也就是露个脸而已。

董琦安排人送来了热咖啡,然后退出了房间。

胡杨这才打开报纸,翻了翻,都是些公告、行情数据之类的东西,他就放到一边。

接着他又打开证券周刊,翻了没几页,他就停下了手里动作。他看到有一位著名的证券分析师,在文章里正在大力推荐西特电工这支股票。

推荐的原因无非是从基本面和技术面两方面来阐述的,这并不能引起胡杨的注意。引起他注意的恰恰就是这位“名嘴”的大名,姜笑云。

这位姜笑云,胡杨可不陌生。

姜笑云是国内第一批证券分析师,一向以消息灵通,技术精湛而著称。当然,姜笑云这个名字后来响彻全国,却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后来被爆出来其人不仅是“黑嘴”,而且还是“庄托”。

特别是姜笑云连续十八篇文章,把一支垃圾股推了十几个涨停,然后把无数信任他从而跟风的散户套在了山顶上,他的大名可谓是迎风臭十里。

姜笑云在证券市场上的最后一笔,是他自己写了一篇自辩文章,题目就是“笑云不是托,青山可为证”。

问题是不管他怎么狡辩,事实就是事实,随后有关部门开始立案调查姜笑云,姜笑云随即出走国外,这事儿才算是告一段落。

因此,胡杨看到姜笑云吹捧西特电工的文章,才会反应这么大。

不用说,姜笑云绝对和背后炒作西特电工的资金有瓜葛。

九十年代的国内股市,那绝对是散户主导行情的市场。尽管有西特电工官方公告的澄清,但还是有无数的散户,相信姜笑云这一类的“专家”。

没过多少天,被西特电工一纸公告打下来的西特电工股价,又开始重拾升势。

“胡总,你今天有时间吗?有点事电话里不方便说,咱们见个面?”

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沉思的胡杨,被黄新培的来电打断了思路。

“我这会儿在和信大厦,黄总你在哪儿?”

“我刚从省府出来,那这样,你在办公室等我,我半个小时后到。”

黄新培也不啰嗦,挂了电话,不到半个小时就出现在了胡杨的办公室里。

“胡总,西特电工这边测算了一下今年的经营情况,预计营收和利润都有大幅度的增长。按照惯例,公司应该发布一个业绩预增公告,可是我又怕给目前大幅波动的股价火上浇油啊。”

在不少专家,特别是“名嘴”姜笑云的推荐下,西特电工的股价一路攀升。在这种情况下再披露“业绩预增公告”,黄新培担心自己会助纣为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