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老娘只想暴富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关于叶寻溪

老娘只想暴富 芸辞 5727 2020-05-22 11:46

  

  正在书房的郁知暖听到这些,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一脸怒气!

她也说不清这火气是对谁,但就是很生气!气郁薏宁的挑拨离间,竟然想到煽动舆论来打击叶寻溪,连带中伤育才学堂和整个郁氏;气那叶婆子不分轻重,这么把事情闹大,以后更没有回旋的余地;更气叶寻溪,明明知道姑母纠缠,却没有想到最合适的方式解决,更没有告诉家里人帮助分担,竟然把一件普普通通的小事闹大,影响声明。

容弈看着小丫头满脸怒容,还有些心疼她的手掌,刚才那下拍的,也不知疼不疼……

容弈迟疑道:“阿暖,你打算怎么处理?”

郁知暖深呼吸好几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朝着一旁传话的小厮道:“你去告诉鹿鸣,让他安排护卫队的人把叶寻溪从学堂接回来,这两天暂时不用去学堂了,免得被群众的情绪误伤!”

“另外告诉学堂其他的负责人,也就这两天,我要举行期末考试动员大会。既然那婆子选择用大声嚷嚷的方式抹黑我们,我就要用更强有力的声音回击,不然还叫人以为我认怂了!”

郁知暖补充道:“顺便告诉鹿鸣,让他查一下那婆子的身份背景,是做什么的?闹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就不要指望在庸州待着了,更别想参与郁氏旗下的任何工作。”

“是!”小厮听完郁知暖的吩咐,连忙小跑着出去传话。

郁知暖又转头对容弈道:“小容儿,你去告诉郁氏旗下所有的工作人员,不得谈论叶寻溪的家事,要尽力澄清,说不清楚的就最好避而不谈。”

容弈点点头:“我知道了。”

容弈虽然觉得郁知暖的安排很有条理,也算周全,但他觉得这真的是一件小事。一个婆子即便在言论上造谣什么,也不会中伤到育才学堂或者郁氏,毕竟这些年郁知暖的所做作为有目共睹,她在百姓心中的威望犹在,只需要在合适的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就好。

容弈走到郁知暖身边,轻搂着她的肩膀,宽慰道:“阿暖,放心吧,这件事情会顺利解决的。”

“嗯……”郁知暖淡淡的点点头,心里还是有些烦躁。这个郁薏宁真会惹事,一来就给自己找麻烦!

那边叶寻溪也听说了中心广场发生的事情,气得拳头紧握,青筋暴起。他还在怒火中烧没有理清思绪,就闻得有人敲门,直接走了进来。

是鹿鸣的护卫队!

为首的抱手行礼,恭敬的说道:“叶校长,奉城主命接您回府。”

叶寻溪迟疑片刻:“现在?”

“正是。”为首的护卫好心解释了一句,“有些家长……受不良言论影响,家主担心会有人情绪激动对校长不利。”

叶寻溪明白郁知暖安排的周全和缜密,无奈叹了口气,顺从的点点头,随他们离开。

有护卫队的相送,一路倒是无碍。

叶寻溪坐在马车里,不由的想起前两日郁知暖忽然来学校,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莫非……她早就知道了姑母纠缠自己的事情?

叶寻溪一回到郁宅,立马想见郁知暖,谁知刚巧不巧,竟然在入门处遇到了郁薏宁。他无意搭讪,可不代表别人会有眼力见的绕开。

郁薏宁一脸担忧的走到叶寻溪面前,关切的问道:“叶校长,我也听说了中心广场发生的事情,我相信那都不是真的,你一定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

明明是关心的话,却在叶寻溪的耳里听到了不一样的意味。他匆忙道:“抱歉郁姑娘,在下还有事,先行告辞。”

说罢便越过郁薏宁快步离开。

看着叶寻溪的背影,郁薏宁收起方才的神情,一脸得意道:“叶寻溪啊叶寻溪,我看你怎么洗白!”想到这件事情可能给郁知暖带来麻烦,郁薏宁就心情愉悦。

叶寻溪刚迈过二门,就看到了凝香,忙道:“凝香姑娘,我要见知暖。”

凝香伏了伏身子道:“叶公子不必慌张,家主命我在此处等着,就是让我告诉您,她现在就在您院子里的书房。”

“多谢!”叶寻溪连忙回了自己的院子。

郁知暖平复了情绪,倒是一脸平和的待在叶寻溪的书房。这些年来,除了容弈的竹苑,她一般很少进去其他男子的院落,就像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给对方私人空间的同时也划清家人的界线。

此刻她在叶寻溪的书房也没有乱动什么东西,只是站在书架前打量着排列整齐的书籍,有点被这丰富的藏书吓到,果然是书痴。

叶寻溪的书桌很整齐,虽然东西很多,但是排列有序。三个笔筒插满了毛笔,笔架上还从大到小挂了不少,然后是整齐的两方大砚台、笔洗、镇纸、常看的书籍和空白宣纸沿着桌子边罗列着。这些东西看起来经常被使用,毛笔都有些分叉,墨条也只剩下一半……看得出来是个刻苦勤读的。

郁知暖闻着这墨香十足的书房,看着高大的书架,安静的等着主人的归来。

不一会,叶寻溪气踹嘘嘘的推门进来,就看到悠然的站在书架前的郁知暖,一时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原本来的路上想了好多要和她说的话,此刻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

郁知暖微微一笑,“怎么这么喘?坐下休息休息,我们慢慢儿说。”

叶寻溪深呼吸两口,明白确实要慢慢说,否则会乱。

他引着郁知暖来到侧间的软塌上坐着,叫丫头备了郁知暖喜欢的茶点,整理了思绪,就准备把自己的往事一五一十的交代。

郁知暖喝了口清茶,率先开口道:“你先整理整理思绪,不如我先说。”

叶寻溪看着郁知暖平静的双眸,点了点头。

郁知暖:“我是因为郁薏宁的关系,才知道你姑母在浮城一事。”

叶寻溪皱眉道:“郁薏宁?”

郁知暖将自己安排护卫队跟踪郁薏宁,意外发现她偶遇叶寻溪和姑母私下见面一事悉数告知。

“既然你已经给了那个女人钱,她还敢这么嚣张的大声宣扬,怕是郁府那个大小姐的怂恿的,借着伤害你来打击我。”

叶寻溪皱着眉,拍了一下座椅扶手,怒道:“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真不是省油的灯……”他看了看郁知暖,低头道,“对不起,是我没有处理好,给你……添麻烦了。”

“你确实应该和我道歉,但不是你的处理方式,而是你没有把我们当家人!”郁知暖叹了口气,“我那日来找你,就是希望你有什么困难麻烦就告诉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而不是你一个人硬抗着。你看看这些年,我哪次遇到问题不是大张旗鼓的找大家帮忙,如果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郁知暖和郁氏旗下所有的一切!”

郁知暖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姑母对你不好,否则你怎么会只想着用钱打发,否则为什么你明明是庸州人,却从来不肯回家?郁宅这些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和故事,我不在乎你们的曾经,但是现在的我们是家人,是可以一起共同面对!”

叶寻溪抬眼,凝视着严肃的小姑娘,认真说道:“知暖,谢谢你。”

叶寻溪沉思片刻,平静的开口道:“那个女人,确实对我……很不好。”

叶寻溪虽然是庸州人,但并不是浮城这样的繁华地带,而是生活在一个贫穷的小镇。他的母亲体弱多病,日常只能帮着做些针线活补贴家用,父亲不过是一个教书匠,每月也挣不了多少钱,可叶寻溪争气,在读书上颇有天赋,时常得到先生盛赞,直夸他有状元之才。

叶寻溪的姑母,也就是这次舆论事件的肇事者叶娟,嫁给了当地一个做生意的,日子还算不错。叶娟也是个有想法的人,她看叶寻溪读书颇有天赋,又看自家***子过得贫苦,就主动提议两家住在一起,还能相互照顾。实则是也看上了“准状元”的名头,若是叶寻溪以后考上了,她家也能跟着沾光,便是考不上,自己的儿子也能得兄长或者叶寻溪的教导。

叶寻溪的父亲见妹妹这样好意,自然乐呵呵的应承下,谁知那才真是苦日子的开始。

叶娟夫家挣得多,才施舍了哥哥家,所以也没把叶寻溪的母亲当嫂子,随时像下人一般的使唤,扫洒洗衣做饭这些都是常态,还时候使唤嫂子帮着端茶倒水,活脱脱一副主人家姿态。原本就身体孱弱的叶母为了孩子也只能默默忍耐,可到底没能熬过叶寻溪科考前的那个寒冬,便撒手人寰了。

可叶寻溪却知道母亲病死的真正原因,明明是姑母叶娟在外和朋友听戏,却偏要母亲给她送衣服,结果在戏园子外冻了一个多时辰,回家后就不行了。后来叶娟各种推脱太晚了不便请医,这才活活把人熬死了……

所以在叶寻溪的心里,那个女人就是害死自己母亲的人。

母亲在姑母家日子不好过,叶寻溪也好不到哪里去。她那个儿子比叶寻溪小五六岁,和母亲有样学样的不学好,也没把他这个哥哥放在眼里,平日里没大没小那是常态,最过分的是时常拿来叶寻溪的笔扔着玩,或者偷了他的书烧着乐。有一次叶寻溪最心爱的诗集被小魔王烧毁,他一怒之下打了他一巴掌,结果换来了姑母的各种打骂,言辞间各种羞辱,那一刻叶寻溪才明白他们不过是在姑母家讨生活的下人,原来市井泼妇的话也能难受到让人心寒……

除此之外,叶寻溪的日常生活水平也不好,父亲在时姑母还装模作样的拉着他一起用饭,不在就随便什么糠腌剩饭打发了,还美其名曰他是寄住在此,不该提什么条件,偏偏又随时叮嘱着“若是考上了不能忘记姑母的照拂”等等,可叶寻溪心里对那个女人只有怨恨。

叶寻溪每天都在数着日子盼望春试,只有这样他才能脱离这个“家”……

当乡试的结果出来时,叶寻溪难得和父亲一起吃上了一顿好饭。上京之前,父亲将所有的钱给了他,期望他赢个好前程。

后来……后来叶寻溪被人陷害,落了一个夹带抄袭的罪名被赶出来考场,取消了考试资格。叶寻溪只能默默的回到庸州,那里……好歹还有一个父亲。

然而他刚到姑母家门口,就见到那个熟悉的男人被一床草席随意裹着抬了出去,稍微打听才知道父亲知道了自己“抄袭”一事,被……气死了……

父母皆亡,叶寻溪在这个世界再无任何念想,他万念俱灰的前行,行尸走肉般不知去往何处,最后随便寻了一个树头,打算了此残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