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剑乞

第十章 红叶

剑乞 孑子v 5028 2020-03-04 12:29

  

  一伙七人,大人们围坐着篝火说说笑笑,年轻的汉子多讲些荤段子来,小孩子听不得的。两个小人就在一旁说英雄人物,齐小小叨叨地说个没完,把在场的一个个都给小乞儿介绍过去,最厉害的属他爹,齐秦,第二厉害的呢,就是白天挤兑小乞儿的那年轻汉子了,名叫钱睿。小乞儿也不好总抹他面子,偶尔答应上三两句,露个惊讶的神色,又继续想事情去。

夜渐渐深了,火焰在野林中劈里啪啦地响着,五个男子轮流守夜,其余的都沉沉睡去。小乞儿在草地上趴了许久,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白天的事来,心中又空落落得没底。

野山猪去哪了?自己拖着花豹走了一段距离后,觉得不大对,又跑了回去。看见野猪还是倒在那,可肚子里却一阵一阵地起伏,小乞儿刚走近一些,那山猪又吃力地睁开眼,狠狠仇视着他。小乞儿突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山猪的性子比平日暴躁了许多。想明白了,心里就突然要落泪,酸涩涩的不是滋味。此时的母山猪已经非常虚弱了,小乞儿赶忙抵住獠牙,伸手想要去抱起野猪,可吃奶的劲都使了十成十,却还是托不起来,倒把虚弱的野猪弄得“哄哄”直叫。

这就难倒了小乞儿,豹子好歹轻些,拖着走就算了,野山猪可不比得,虚弱得还不能瞎折腾。眼见办法都用了个遍,却就是挪不动面前的壮实身子。不动的山猪都移不了,更何况当初朝自己撞来的,他这下就明白了自己昨天的行为有多么无知了。呸,还不是老花瞎示范,什么徒手擒山猪,根本就是山猪捉我小乞儿嘞。

办法是没了,小乞儿心里顿时感觉悲戚戚的,又害怕有野兽来把它拖了去,这一口下去可就不知道是几条命了啊。无奈地叹了口气,小乞儿重新爬上树观望起来,待了许久,远远就发现一队猎人村户直直地朝这边捅来,慌张的小乞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赶忙拖上大花豹拦住来人去了。

但他终究还是天真了,圣贤有句话,人心不足蛇吞象,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天真地以为猎户们只想要自己的大花豹子,却没逃过他们常年打猎的毒辣目光,一眼就把自己这个新上路的小叫花子看了个透彻。那十来分钟的煎熬,可是让自己的小心脏捏了又捏。

好在山猪没事了。可是,重伤的山猪究竟哪去了?

小乞儿翻了个身,心里慌慌的,还是决定要再去看看。

“去哪?”此时,正是轮到了白天那个名叫钱睿的年轻汉子守夜。

“肚子疼,去林子里放放。”小乞儿捂着肚子,把小脸都扭在了一起。

“去去去,别跑远了,快点回来,夜里林子里可多的是野兽。”那年轻男子一脸不耐烦道。

小乞儿憋红着脸赶忙跑了,窜进树林后,绕了几个弯,匆匆撒起腿来就朝白天野猪躺着的林地跑去。

此时猎户们休息的空地上,那领头男子也醒了来。

“跑了?”

“嗯,应该是往白天那边去了。白天只是觉得另一只应该被野兽叼了去,我就折回来了,现在看来是被那小乞丐藏了起来。”

“他倒是谨慎。不过终究还是太幼稚了些。看来藏的应该是比豹子还值钱的货色了。”

“追吗?既然藏起来,肯定是有东西了。”

“你自己一人行吗?”

“放心,不过是个小乞丐,跑不了。”钱睿朝着那领头壮汉拍了拍胸口,一副手到擒来的模样。

“好,那下半夜我守着。”

……

小乞儿气喘吁吁地停在了白天捡豹子的地方,一大摊血已经在风里渐渐干去,可却拉出两道清晰的血迹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延伸,小乞儿看了一眼就急急追了去。被野兽叼走了?还是自己跑了?他有些搞不懂起来,虽然是追出去了,但还是尽量倚着树狂奔,心里一个劲地害怕自己这一跑又不知道冲到哪只野兽口中,但那份焦急感却不断在胸膛里和恐惧斗个上下。然而,跑远了的小乞儿并不知道,此时另一道身影也到了那滩风干的血泊处,朝着血迹追了过去。

不管了,小心点就是。对于一只怀胎在身的野猪,小乞儿是下不去手的,就算酱猪蹄子的味道再如何诱人。但对于其他野猪来说,小乞儿又是两眼放光,一个劲得吸哈喇子。这似乎矛盾,但圣人说了,这是道义问题,不关口贪的事。

随着血迹找去的小乞儿,看着一路的血慢慢不如之前多了,不禁紧张起来。月色黯淡,透过密密的树林,投在林子里的光线就少之又少,小乞儿不得不瞄着地,细细找起来,把眼睛看得疼疼的。已经是追出去许远了,看这一路的情形应该是野猪自己逃了,可一只重伤的野猪为什么还能够跑这么远?

随着血迹渐渐变少又变多起来,终于一道倒在血泊中的赤红色身影出现在了小乞儿的视线中,身影的前方是一个山洞,它离着山洞却还有好几十步的距离。

小乞儿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突然有些被沙子割了眼,满脸悲伤地伏在了野山猪旁边,静静看着,心里却被刺得痛痛的,有一种他从未经历过的感受直直地冲撞在心头,堵着胸口难受起来。

……

“果然还有一只。原来只是头山猪啊,还以为遇到什么值钱的野兽呢。”突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在小乞儿耳边炸起,猛然一惊,抬头望去,正是那钱睿倚着树戏谑地看着自己。“乞丐就是乞丐,豹子和野猪都分不清价儿,多那几斤肉就是值钱了?”

小乞儿听着钱睿那副口吻,心中的火就腾腾地烧了起来。抬着头,恶狠狠地盯着前面的人影。“这是我的!”

钱睿满脸冷冷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小乞儿,淡淡道:“谁拳头硬就听谁的。为了一头野猪抢破乞丐,也够丢脸的了,可来了也不能空手回去。”

小乞儿一声不吭,双手抱着野猪不撒,死死看着面前的男子,把牙齿咬得紧紧的。

“还要我动手?”钱睿冷笑了一声就缓缓走了过去,每一步踩在枯枝落叶上的声音,似乎都踏在了小乞儿的心头,一层密密的汗水跟着冒了出来。

钱睿抬脚就踹在了小乞儿的手臂上,原本已经受伤的手臂,被踹得一阵撕裂的痛感,可小乞儿却并未放手。

又是抬脚踢了好几脚,小乞儿反而越发抱得紧了。那男子毕竟只是抢野猪,出手虽重,可也并未往死里踢,但小乞儿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却是把他的火气给勾了起来,再次把脚抬起,重重地朝小乞儿的肩膀猛踹去。一个十二岁的瘦弱少年,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力道,左肩被踹得一歪,有些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小乞儿猛地就向后摔去。

看着倔强的人突然受挫了的模样,总有些了病态的心理要忍不住发作,这踹开一脚可还不够,又往那小小的蜷缩在一起的身子上狠狠踢了几下,好以庆祝自己获胜的快感。

等拳踢脚打满意后,钱睿才朝着缩着身子在一旁的小乞儿啐了一口,拖上野猪,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一句话悠悠传来。

“愿意跟着就跟来,作为带你出山的报酬,差不多了。”

小乞儿没有答话,把头伏在胸前不断地抽搐,久久不能平息。月色清冷,冰凉凉的,吝啬地投下点光辉,透过树荫,没剩多少洒在这个可怜人身上。晚山寂静,飞鸟、野兽都睡了,独独留下一阵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在黑夜的山里回响。

看着天边隐隐约约的月亮,泪水却在脸上割了又割。

……

“老花,我想睡觉了。”

“睡吧。”

小乞子,老乞子,瞎火黑灯逛窑子。

老叫花,小叫花,城隍庙里看烟花。

山不怜,水还嫌,缺肉少腿等天谴。

人不言,狗还厌,两腿一伸河里见。

……

小乞儿翻身躺在树林里,看着天边的月亮,哭了许久,又笑了许久。

颤巍巍地爬了起来,浑身上下没有地方不疼的,左肩的骨头似乎碎了一些,抽得面目全非的疼,伤口又重新炸开,血淋淋的。小乞儿抹了把脸,一瘸一拐地便朝山洞走去。山洞外围的树叶被凌乱地蹭开,月夜里不细看还难以发现树叶上的斑斑血迹。跑回山洞的野猪为什么会头朝着自己来的方向?为什么野猪身后又有一条混乱不可察的血迹延伸向山洞,摸到野猪腹部那一刻,他就全明白了。所以遇见了钱睿,他躲不了,也不能躲。这一切在钱睿看去是他将野猪拖出山洞被发现后的无谓抵抗,可小乞儿知道这是生命的守护。野猪似乎也知道一定会有人找到这,可不管是人还是野兽,她都要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躺在这,其他只好交给了善良。

小乞儿走进山洞后,一股血腥味就铺面袭来,暗暗的月光照不进山洞多少,他只好摸着地爬,当手触摸到一团小东西时,他知道自己猜对了。洞里摸着黑,把四周都爬了一遍,八只猪崽,却有六只已经变得冰冷了,把小乞儿暖暖的心又给浇了盆凉水。

摸爬出山洞的小乞儿,借着一点点的月光看着地上排开的小猪崽,把那两只还热乎的放在了山洞前的那滩血的边上,用手指沾了沾,放在了猪崽嘴里,看着天边的月亮,“要记住这个味道,书上说,这叫爱。”

月色冷冷,惨淡地笼罩着这座山头。可怜的人儿跪在地上,用手刨着一座无名坟,坟里埋着六个小身影,还有一地红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