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有一鼎仙炉

第十二章 因果现杀机

我有一鼎仙炉 树苗籽 4704 2020-02-14 21:15

  

  硅人族的世界同样有高山,有大海,有森林,有城市,有壮丽的风景,有丰富的资源,有璀璨的文明。天道自然,孕育万物,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们人类与硅人族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都是智慧种族,同样,都有着争道掠夺的天性。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修士,目前的角色是个大头兵,我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更无法左右历史的进程。

人人都想我命由我不由天,可实际上,每个人都只是在大道红尘中随波逐流。修士修行,不只是为了自身境界提升,还包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感悟。

修行不易,大道无情,虽然我很努力,但短时间没有任何突破。更何况,我还霉运缠身,每天都得遇到几件倒霉事。

随着倒霉事经历多了,我也慢慢掌握了一些规律。

例如,没事不要出门,出门必会摔跤,人多的地方轻易不要去,去了肯定惹是非,好事轮不到,坏事等着我,抽奖不会中,打赌不会赢...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霉运值越大,倒霉事发生的频率越高,每经历一件倒霉事,霉运值都能减掉一点。

...

连队在通信塔只驻防了两周,便接到新的任务。

这次是参加攻城之战,目标是三天之内拿下聚风城,军方的作战计划已经下发,部队开始向指定地点集结。

按理来说,像战锤连这种辅助部队,一般不会作为攻城力量,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身上的霉运影响,反正这个任务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事。

集结的地点在聚风城以东,是个长满灌木的小土坡。

军人是不能抗命的,上级要求我们去,哪怕是送死,我们也得硬着头皮去。从通信塔到集结地,没有直通的道路,现在浮空装甲运兵车很紧缺,我们连没有这个配置,只好步行赶过去。

负重前行,山路难走,为保证在规定时间内到达,我们只好压缩休息的时间,就这样急行军两天,我们终于到达了指定地点。

“猪拱哥,你看我捡到了什么!”一名队友对我挤眉弄眼,他平时喜欢搞怪,外号笑脸。

我瞅了一眼他手里黑球球的东西,疑惑道:“什么鬼?”

“这是山猪屎化石,送给你做纪念!”

我:“日...”

正当我们俩开玩笑之际,突然一道红光射来,在队伍的中间爆炸。我和笑脸距离爆炸的地方较远,但还是被气浪掀飞,巨大的声响震得我双耳发鸣。

突然袭击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火光烟雾之中,传来战友们受伤的惨叫。

我晃了晃有些发懵的脑袋,顺着红光出现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名硅族修士,双手掐诀,正在施展法术,他的准备时间很短,一眨眼间,就有一团火焰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火焰有篮球大小,它围绕着硅族修士不停分裂,同时高速旋转。

战友们开始反击,能量枪发射出愤怒的子弹,可是这些子弹被修士祭出的盾甲法器反弹,根本伤害不到他的本体。

修士用手一指,围绕在他身边的火球便分出几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射去,火球的威力可比子弹大多了,撞到身上便炸裂开来,很快就能将人烧成灰烬。

连队没有重武器,根本对抗不了这种修为的修士,这是单方面的屠杀。

反击的声音越来越少,可修士施法的速度没有下降。九十多人的队伍,不到五分钟就被打垮。有人开始逃跑,反而被这名修士重点照顾,看来,他不想放过我们每一个人。

枪声很快停了下来,还活着的人都躲起来。这名修士又开始在战场上扫荡,发现躲起来的——干掉,发现没死透的——补刀。

此时还活着的人都不敢发出什么声响,只求这个杀神能快点离开。

作为一名参战一年多的士兵,我把这种情况定义为战场上的飞来横祸。

因为,一般情况下,这种战力的修士不会冲凡人士兵下手,除非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我不禁想到,这可能是我身上的霉运引起的。其实,我这样想只猜中了一部分。这名修士的出现确实与我有关,更详细的说,与引气丹有关。

他就是那个发明引气丹的修士,还有一个很棒的名字——石封秀。

石封秀原本躲在深山之中,一心专研引气丹配方,后来大战爆发,他被迫卷入战斗,连洞府都没来得及收拾,再后来战场失利,他一直不敢独自返回,直到最近才有机会偷偷潜回朝思暮想的洞府。

可回来之后发现洞府被毁,灵草被采,岩壁内容被抹,这个结果让他又恼又忧。

恼的是自己的洞府不仅被洗劫一空,还被彻底摧毁。就好比你怀着期盼的心情回家,可是回去发现,不仅家被偷了,还被炸平了,无论换做谁都得被气死。

忧的是丹方的内容有可能被人知道了,岩壁上被抹去的内容刚好是丹方内容,这不是巧合。这张丹方,凝聚着他心血,同时价值巨大,如果被公布出来,他的心血就会付之东流,他发财牛逼的梦想就会化作泡影!

于是,他开始暗中调查,发现有四支人类士兵连队有机会发现他的洞府,灭掉这些人,便是他唯一的选择。

这便是石封秀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是仙炉所说的因果报应,只是没想到,他来得那么快,来得那么直接。

...

战斗现场,我看到军士长嘴角流着血,瘫靠在一棵树旁,身受重伤,面对走过来的硅族修士,他没有丝毫惧怕之意,手持通讯仪,不断向总部请求增援并描述战场情况。

军士长深知自己必死,反而面露讥讽,对石封秀道:“龟儿子,老子黄泉路上等着你!”

这句话显然激怒了石封秀,他挥手施放一道风刃,切断了军士长的一条腿。

军士长发出一声闷哼,继续道:“龟儿子,你就这点能耐?”

又是一道风刃...

我知道,军士长是在故意激怒这名修士,他这么做,是为了尽可能拖延时间,给我们余下的人争取一点生机。

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此勇气和魄力,军士长是个硬汉,也是个好人。虽然他平时很严肃,对我们训练很严格,但我们知道他是热心肠。下属有困难,他会帮忙,有危险行动,他冲在前面,他和我们一起战斗,一起出生入死...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军士长这样死,把头埋起来继续苟且偷生我更做不到。

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舍生而取义!

我抓起能量枪,大喊一声:“我操你姥姥!”然后火力全开,对着石封秀一顿猛扫。

石封秀的盾甲法器被我打得火星直冒,只不过,我的攻击无效,石封秀没有任何损伤。

没等能量枪打完弹药,石封秀便反手给我一道风刃,我爆发出极限的速度,险之又险的躲过。

风刃切断我身旁的大树,倾倒的树冠暂时掩住我的身形。

石封秀见此,手决一变,准备再施放一个法术。

而在这时,一道飞虹从天而降,一下击碎围绕在石封秀身前的盾甲法器,盾甲破碎产生的反震之力也让飞虹速度下降,显出真身,原来这是一把飞剑。

同时,飞剑的主人从远处飞来,速度也快似剑光,转眼之间就来到百米之处。

石封秀面露惊恐,自知来者不善,他赶紧又祭出一件小盾法器,同时掏出一把符箓,向御剑修士丢去。

这些符箓化成一大片冰晶火雨,声势浩大。

然而,这波声势浩大的攻击,却被飞剑一斩破碎,不仅如此,飞剑去势不减,再一次来到石封秀面前。

这一次,小盾没能挡住飞剑,石封秀被一剑劈成两半。

两人斗法,眨眼之间,既分高下,又决生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