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有一鼎仙炉

第十三章 灵丹赠仙子

我有一鼎仙炉 树苗籽 4135 2020-02-14 21:15

  

  石封秀被一剑劈成了两半,他死了战斗也结束了。

我第一时间来到军士长身边,掏出急救包给他止血。

“这是生肌丹,捏碎涂在他的伤口上,比你的止血包效果好。”说话的是一位女修,就是她刚刚杀了石封秀,救下了我们。

我接过丹药,按照女修的说法,把生肌丹捏碎,分成两份涂抹在军士长的断肢之处。

此前,石封秀折磨军士长,使用风刃法术分别斩断了军士长的一条腿和一只手,大量失血使得军士长的脸色苍白无比,整个人状态萎靡,只剩一口气。

“我感应到他的生机未断,你不用太担心。另外,救援队马上就到。”女修接着说道,“敌人是金丹期修士,你和你的这位战友表现很勇敢,我会将你们的行为上报,争取给你们请功。”

“谢谢,相比功勋章,我更想我的战友都活着。”这句话我发自肺腑,不是做作矫情。

一时间,场面沉默。我安顿好军士长后,开始打扫战场,同时偷偷打量这名宛如仙女的女修。

世上有很多种说法来形容一个女人的美丽,但我觉得越是华丽的辞藻越会破坏美的感觉。例如眼前的这位女修,如果非要用言语来形容,我觉得用一个“仙”字就足够了。

仙女修士是我长这么大见到所有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没有之一。

偷瞄一位女士是不礼貌的,更何况是偷瞄一位战力恐怖的女修士,我不敢多看,避免引起误会。

我知道修士都有搜刮战利品的习惯,之前还亲眼见过逍遥浪当舔盒狗的模样。石封秀是这名女修所杀,他身上的宝贝自然是这位女修的战利品,现在战场上一片狼藉,我觉得让一位美女去做舔狗,实在不像话,所以我主动请缨,包揽这个脏活累活。

石封秀身上的东西不多,被仙女修士看上眼的更少,储物袋是她要的东西,我亲手送到她面前。

“你是修士?”距离比较近,仙女修士直接看穿了我修士的身份。

“嗯,这个...算是吧。”我心道:坏了,这下有的解释了。

仙女修士秀眉微皱,说道:“硅族人修士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与你有关?”

女人是天生的侦探!大家记下,这句话绝对是真理。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大脑飞快运转,思考如何才能说一个没有纰漏的谎言。

“一点一点说。”女修声音变冷。

“我所在的连队先前驻防在大山深处的通讯塔,有一次巡逻的时候发现一个修士的洞府,在里面我找到了一瓶丹药,我从洞府石壁上得知,这丹药名叫引气丹,服之有开窍的功效,我吃了几颗,竟开窍成功,之后我又从网上买了练气功法,修炼了半年多,目前是练气一层境界。”说完这些,我又从怀里掏出丹瓶,继续道。

“这里面就是引气丹,本来一共有七颗,我吃了三颗,现在里面还有四颗。我和我的战友都去过那座洞府,他们手里还有从里面搜刮的物品,营房驻地还藏着一鼎炼丹炉,这些都可以查验。关于引气丹的事,我觉得事关重大,一直瞒着队友,没有向第二个人说过。”

这便是我思考后的回答,然而仙女修士根本不信我的鬼话,只见她单手掐诀,一道剑光出现,抵在我的喉间。

当时这把剑距离我的喉咙只有零点零一公分,我知道在下一刻,这把剑的主人将会...相信我,因为我决定说一个真情流露的谎话。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战友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在这个世上,我没有一个亲人,我的战友便是我的最亲近的人,而在今天,他们都死了。往日的种种如烟似幻,如果是我的隐瞒给他们招来杀生之祸,那么就让我以命偿还。假如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我的战友说,那个洞府不能去,他们不听,我就说上一万遍...”

剑光缓缓撤去,仙女修士问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我:“昆仑决练气篇。”

“运转丹田灵气给我看看。”仙女修士伸手扣住我的手腕。

嗯...仙女修士的手好软...

我不敢不从,将一缕灵气从丹田内调动,运转一个小周天。

仙女修士点点头,不再多言。

而此时,我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位仙子,我觉得这瓶引气丹送给你比较好,在我这里只会招惹是非。”送丹虽是我突发奇想,但绝对是真心的。

“这...好吧...你叫什么名字?”仙女修士接过我的丹药。

我:“实不相瞒,我没身份证,只有一个士兵编号。”

仙女修士满脸狐疑,但没有深究。只见她取出一块玉牌,丢到我的怀里:“这是我的身份玉牌,你拿着这块玉牌可以到昆仑派拜仙入门,我不白拿你的丹药,这算我给你的补偿。至于你能不能活着回到人界,全凭你自己的造化。”

我接过称谢,玉牌璞石无光,拿在手中却觉得温润有方。玉牌的价值在于拜仙入门,这对常人来说是天大的机缘,没想到这位仙女修士说送就送,毫不拖泥带水。

其实,这位仙女修士送我玉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首先,我的引气丹价值之大,她岂会不明白,如果能批量炼制,将大大降低普通人修行入门的门槛,这对整个人族来说将是天大的利好,白拿我这么大一个礼物,不回点礼实在不像话,考虑到我的情况,一个拜师的机缘是我当下最需要的东西,回礼不在贵贱,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其次,她让我加入昆仑派,也是觉得如果我有这个仙缘,哪怕我还保留秘密,只要人是昆仑派的,无论日后我有何成就,昆仑派都会受益。

看我杵在原地发呆,仙女修士突然问道:“我是不是见过你?”

此时的我满脸黑灰和血迹,哪里还有原本模样,我心不在焉的回道:“可能吧,你们天天飞来飞去的,见得人多。”

仙女修士翻了个白眼,祭出飞剑,对我说了声保重,然后御剑远去。

这时救援部队已经赶到,一辆辆浮空装甲车落地,医疗兵们鱼贯而出,收治受伤士兵,其他人打扫战场。

“恭喜哦,你现在霉运值为零啦!”仙炉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响起,它也让我回过神来。

“之前不是有十八点霉运值吗,一下子都消失啦?”我疑问道。

“对呀,在你赠丹成功后,霉运值就消失了。我计算一下,当初炼丹产生五十点霉运,赠送异性能减除一半,即二十五点。平均算下来,送出一颗引气丹减除五点,四枚就是二十点,如果当初你不浪费,全部送出去能减除二十五点呢。”

“原来如此,真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我摩挲着玉牌,翻看上面的刻字,只见上面写着:昆仑派仙剑峰第三千六百一十一代弟子——逍遥舞。

逍遥舞,名字有点熟...我突然想起来,她不会就是那个逍遥浪的姐姐吧?!难怪她问是不是见过我,当然见过了,那时我还在监狱呢!而且,她当时说不会放过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