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有一鼎仙炉

第二十二章 杀猪任务

我有一鼎仙炉 树苗籽 3652 2020-02-14 21:15

  

  练气三层的标准是炼化达到八缕灵气,我现在还差四缕,服用练气丹和黄芽丹后,能在三个小时内炼化一缕灵气,同时这个状态可以保持七个小时。

我现在手上有两颗练气丹两颗黄芽丹,理论上来说能够连续修炼十四个小时,在这十四个小时内我至少能够炼化四缕灵气。

事不宜迟,我开始服丹修炼,在此之前,为了防止别人打扰(平时没什么别人会来打扰我,主要是防姜大花),我特意在门帘前挂了一块木板,上面写着:闭关修炼,请勿打扰!

世人都说神仙好,不知修行岁月熬,枯坐转眼千百年,黑发变白红颜老。

我沉浸在修炼之中,再次睁开眼已经过去十四个小时。

我吐出一口浊气,握了握双拳。练气三层,我终于达到了!

不仅如此,实际上我在十四个小时内,炼化了五缕灵气,现在我的丹田之中,一共有九缕灵气,它们互不干扰,各自游曳。

修为提升,我明显感到无论是身体还是感知都变得更好。

我伸手掐了一个法诀,运用御物之术控制角落里的水杯,只见水杯摇摇晃晃来到我的身边,先前我的御物之术只能让水杯上下移动,这次已经有很大进步,值得鼓励。

修行之路漫长艰难,我现在只能算是入门阶段,虽然最近连续提升两个小境界,但我告诫自己,不能骄傲自满,后面还有更大更多的困难,还要小心谨慎再接再厉。

帐篷里不通风,空气污浊,我也已经打坐修炼了十多个小时,身体也有些僵硬,目前心情大好,不如出门透气。

掀开门帘,发现我挂着的木板上面有人留言,仔细一看,是姜大花留言:道友,我出任务了,回来再叙!

我晕,还好我有准备,这个姜大花真的来过,没有木板上的字,她肯定不请自入!唉,心大的姑娘其实也有优点,希望她任务顺利平安归来。

伸手抹去木板上的字,我准备到摆摊处逛一逛,只不过我刚转身,就看见营地站长向我走了过来。

“前辈,看您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事情?”我主动打招呼。

营地站长是位筑基后期修士,年纪不小,为人稳重,战力不俗,最重要他是修士战队最高裁决会任命的站长,负责管理我们这个营地,向营地中各个战队发布任务,手上有实权,背景也很大,我的后勤事务管理员职务就是他批准的。

“我就是来找你的,你跟我来一趟。”

站长领着我来到他的房间,我心里有些打鼓,忍不住默念:千万不要倒霉运,千万不要倒霉运...

站长的房间很大,比一般修士的房间大了好几倍,同时在房间有好多监视光屏和法阵枢纽,他见我一个人在神神叨叨,忍不住敲了敲桌面道:“注意看这块光屏,这一片区域的法阵最近有好几次被触发,我派人查看,初步调查是有一群山猪在此出没,为了防止法阵被误触,我需要你过去消灭这群山猪。”

我:“前辈,这群山猪很难杀吗?为什么还要我去一趟?”

站长:“这群山猪本身不难杀,就是比较狡猾,见人就躲起来,现在前线战事吃紧,营地里其他人都要忙着完成前线任务,而你平时又没什么事,所以这个杀猪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站长,我不是不愿意去,您是知道我修为的,您让我拿把刀杀一头山猪没问题,可是对付一群山猪我不一定行啊!”

“这个我考虑到了。”站长转身打开一扇柜门,从中拿出一把能量枪,“你到时候带着这个,弹夹有三个,弹药不多,想要更多弹药自己想办法,至于这枪的用法,不用我教你吧?”

我接过枪,嬉笑道:“不用教,不用教,我以前就是机甲营的士兵,这枪我熟。”

“你知道就好,别找借口了,准备一下就去把猪杀光,完不成这个任务我唯你是问。”

站长把我赶出门,我苦着脸,可能是因为我最近东奔西跑,让站长认为我游手好闲,也可能是霉运爆发,人在家中坐猪从天上来,总之,这事肯定是件倒霉事儿。

...

山猪是硅人界常见的一种异兽,外形像黑毛野猪,只不过硅人界的山猪身上有一层岩甲,这层岩甲主要覆盖在山猪的头部肩部和背部,普通刀剑难伤。

山猪是山野异兽,野性十足,耐力超好,我以前被山猪拱过(不要问我为什么被拱,你知道我有个猪拱哥的外号就行了),对山猪的战斗力还是比较了解的。

看着手中的能量枪,我心里忍不住吐槽站长:“用这枪打山猪没问题,关键你就给我三个弹夹,一共三十发弹药,就算我是神枪手,万一有超过三十头山猪,我岂不是要凉了?”

得了,弹药的事情我自己搞定,必须多弄一点,另外,这次出任务搞不好要倒霉,我要再去搞点更强的装备,有备无患,安全第一。

说到弹药问题,我脑海里想到了我的军士长,他现在已经伤好了,就驻扎在聚风城里,我赶过去的路程也就大半天时间,这次就去找他,正好也叙叙旧。

...

聚风城在营地的北面,我是奉命杀猪,有任务手令,守城的士兵没有阻拦我。

这是我第一次到聚风城,眼前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原来硅人都比较喜欢住在洞里,整座城就像一块奶酪,到处都是洞,洞与洞相连,走进城市就像在地道里钻迷宫,不一会儿我就难辨南北东西。

城中还有一部分硅人,他们只是平民,属于中立派,人类没有为难他们,使得他们还可以生活在这座城市里。

军士长主动找到了我,他知道我会迷路,所以接到我的通知后,他便主动出来寻我。老战友见面自然是激动不已,他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子不错,现在混成修士了,身体也更结实了!”

我打量军士长:“军士长,你也恢复的不错,宝刀不老啊。”

“去你小子的,老子从来都不会老,跟我来,今天我请假了,和你喝一杯!没尝过硅人酿的酒吧?我跟你说,那玩意真带劲!”军士长拉着我,不容我反对,非要喝一杯。

喝起来酒可不是一杯,那是一杯接一杯,席间我们有欢笑,有感慨,有伤悲。

军士长说:“能在这里喝酒我们已经很幸运了,你知道我见过多少兄弟没了吗?太多人了,我都记不全了。”

我有感无言,只能举杯:“敬兄弟!敬活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