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有一鼎仙炉

第六章 牢底要坐穿

我有一鼎仙炉 树苗籽 4225 2020-02-14 21:15

  

  3020年度,最佳倒霉人员,一定是我。

我以为,未来社会,文明进步,科技发达,调查事实真相应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没想到,事情很复杂,人心很险恶,我还太年轻。

首先,警方定不了我的罪,现场记录能证明我不是劫犯,我是被胁迫的,这一点老胡和老王也能当我的旁证。

但是,警方查不到我的身份,这就很可疑了啊!现在社会上,谁没有身份信息的?为什么我没有,卧底间谍吗?

老胡啊,说好带我去办身份证的呢...没来得及呢!捂嘴泪崩...

其次,按照疑罪从无的法理,我这样的情况应该被放了,最起码抢劫罪是没有的。身份的事情,警察叔叔们,你们可以另外调查。

但是,警察问我为什么向逍遥浪开枪...

那是走火,是意外啊,当时我就拿起枪,也不知道碰到哪了,然后就走火了,我不认识逍遥浪,我和他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开枪打他,虽然他那么喜欢装,但我还是能克制我自己的。

这个问题,警察问了我很多遍,我都是这个回答,无解。

最后,最大的麻烦来了,逍遥浪是昆仑派大长老的得意弟子,同时也是逍遥家族的二公子。

昆仑派是世间修真门派里排名第一的超级宗门,逍遥家族是有着四千年传承历史的修真家族。

无论是昆仑派还是逍遥家,这两个庞然大物都不是我能得罪得起的。

在我被关押接受调查的期间,老胡和老王过来探望我,同时也给我带了两个消息。

一是昆仑派大长老很生气,这个长老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虽然我这次是无心的,但他的爱徒现在还昏迷不醒,接下来我要做好承受大长老怒火的准备。

准备?准备个锤子!一个超级宗门的大长老,他释放的怒火我能承受的了吗?

二是逍遥浪的家人很生气,他们怀疑我是起了贪念,想要杀人夺宝,但是他们没有证据,要不然我早就被判死刑。

我想杀人夺宝?这是什么脑回路啊?我虽然穷,但是不傻,就当时那个情况,我杀人夺宝往哪里跑?怎么跑?能跑得掉吗?跑不掉,我还夺个屁的宝,钱再多,也得有命花,我虽然爱财,同时也惜命。

不管我如何解释,反正逍遥浪的家人对我意见很大。逍遥浪有个漂亮姐姐,十分疼他,现在逍遥浪昏迷不醒,这个暴力姐姐扬言要让所有相关人员都付出代价,并且说到做到,她亲自带队,扫荡了所有与劫匪有关的地下组织。

这些组织,不管是不是同谋,不管有没有为劫匪提供装备物资,统统被灭掉。

而我,对她而言,不是相关人员,是直接人员!再一次捂嘴泪崩...

说到逍遥浪,他没死,只是现在昏迷不醒,当时我那一枪的威力被他的护身符和法衣阻挡了一部分,但还是打碎了他的心脉,本来心脉碎裂是可以抢救的,况且他有那么多高人护持,又有灵丹妙药,这个伤还是能治的。

但是,这一枪打碎他心脉的同时,竟然也引发了他境界的松动,本来他的修为境界距离金丹期只有一步之遥,苦于没有突破的契机才闲得四处晃荡,这一枪打得他境界瓶颈松动,内府之中,竟然不受控制地开始练气化液练液化丹。

突破金丹境界本就凶险无比,自古修行者就把结丹称之为丹劫,古往今来能顺利结丹的修士百中无一。

结丹失败,轻则损伤内府修为倒退,重则走火入魔身死道消,面对这么高的失败率,修士一般都会精心准备,尽可能万无一失,才敢渡劫。

逍遥浪同志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渡劫,现在还陷入昏迷之中。

老胡和老王说,逍遥浪渡不了丹劫就不会醒过来。

老胡还把我的私人物品都带了过来,衣服,鞋子,被服,工钱,还有我的那个铜炉,这些都寄存到了警察叔叔手里。

他们说,为了避免引火烧身,以后不会再来探望我了,让我好自为之。

唉,怪不得老胡说我和他没有缘分,他的预判是正确的。我现在就是个定时炸弹,所有人都应该远离我,他们和我撇清关系是对的,这一点我不怪老胡他们。

接下来就是枯燥而又流程繁琐的羁押被审过程,我曾想象有一天会有一位仙人出现在我面前,然后说,是你小子打伤我的徒儿,现在受死吧。

只是,这个仙人一直都没来。

或者,突然有一天死于非命,暗地里有个杀手向逍遥家族的人汇报:人,我已经干掉了,你们打钱吧。

然鹅,根本就没有什么暗杀。

最后我悟了,他们是想让我在无尽的提审候审中受尽折磨,在牢狱和法庭之间孤独终老。

事实上,我想这么多都是没用的,昆仑派也好,逍遥家族也罢,他们根本没在意我这个凡人。

...

逍遥浪最后醒没醒我不得而知,反正我现在已经在榴城第十五看守所待了半年多。

一开始还有司法部的人隔三差五的来审问我,后来就没人来了,我好像突然被遗忘了一样。

没人告诉我被判了什么罪,也没人告诉我要蹲多少年,我甚至都没有完整的犯人信息,现在只有一个编号:86757。

榴城第十五看守所关押的都是普通人,犯人大多干了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很少有穷凶极恶之辈。

过了一千年,监狱文化没有什么升级改变,还是弱肉强食那一套。好在这里,不需要有多强,稍微有些骨气,就不会有人欺负你。

蹲大狱的日子很枯燥,每天都是重复的过,闲来无事,犯人们就会相互吹嘘自己曾经的牛逼往事。

也不知道是谁走漏我的风声,狱友们认定我是敢抢劫修士的劫匪,纷纷向我表示了敬佩之情。

以讹传讹之下,渐渐的,我竟成了十五所里最牛逼的犯人。

“我是无罪的!”我对这帮傻逼说。

“十五所里就没人有罪!”这帮傻逼回我。

“草,老子是冤枉的,老子不是劫匪!”我想打死这帮傻逼。

“大哥,我们明白,这个罪不能认,认了就得吃枪子,我们也觉得你是冤枉的!”这帮傻逼道。

百口莫辩,鸡同鸭讲,对牛弹琴,无言以对。

唉,就算让这帮傻逼知道我是冤枉的又如何?我还是得在这里待着,生活就像一条大河,我的这条大河流着流着就岔道了,之后还被截流了,断在这小小的看守所里。

难道我要策划一场越狱吗?否则,什么时候才能放我出去?

就在我快要疯了的时候,人类社会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联邦政府代表人族正式对硅人族宣战,一场大战在硅人族的界面里暴发。

战争机器开动,人类社会由常态转变到战时状态,资源向战争机器倾斜,兵源紧缺,社会开始动员,招募志愿兵的信息满天飞,甚至扩散到了监狱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