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弑神赤龙

第八百四十四章 剑术比试(一)

弑神赤龙 金仓 3257 2020-05-23 13:06

  

  “司徒长老,这件凤霞披风虽说只是一件披风,但是它的名头相信在做的各位都是知道的。我感激前些日司徒长老赠我弑神剑的母剑,所以原本是准备用此物回赠司徒长老。但是此物据说只有女子才会喜欢,我便转增司徒倩门主,也算是为今晚的宴会添彩了。”

我的话说完,司徒觞便起身说道:“多谢金门主厚赠,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蜀山门就占便宜了。之前太上长老已经将顶级仙器清泉剑送给我们门主,现在金门主又送凤霞披风,我们赚大了。”

我笑了:“您说笑了,我们双方是盟友,好东西自然是要大家一起来分享的,不存在谁亏谁赚。”

司徒觞哈哈笑起来,饮一大杯酒,大声说道:“好,既然金门主厚赠,我们就不客气了。”

他一翻手,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此是我蜀山门的第一任门主留下的,名叫蝴蝶剑,虽说只是一般的神器,但也是我蜀山门的镇门之宝。今日我也将此剑拿出来当做是彩头,凡是可以在剑术上胜过我们门主的,此剑就归谁所有。”

我一愣,就听金祥说道:“司徒长老,这就不必了吧,我们门主的意思绝不是要谁和司徒门主比试剑术,而仅仅是要将凤霞披风回赠司徒门主。您如此一来,晚宴是多了些乐趣,但只怕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司徒觞笑道:“我知道金门主的意思,我也没有别的任何意思。只是我们蜀山门来到贵门之后,一直被贵门以礼相待,很是过意不去。乘着今天大家都在,我想用手中的蝴蝶剑以表我们的感激之意。我不能直接把此剑送给金门主,或者是某一位长老,因为此剑……只适合女子使用。贵门高人无数,我也不知道此剑送给谁合适,便让大家各展才能,谁能获得众人的认可,此剑就赠给谁,这样最是公平合理。”

金祥笑了笑之后,点头说道:“难得司徒长老一片心意,那我代表门下的女弟子先行谢过了。不管升仙门的女弟子中有没有人能够得到这蝴蝶剑,司徒长老的心意我们都领了。”

司徒觞将手中的盒子顺手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抱拳说道:“各位请全力出手,蝴蝶剑既然拿出来了,就没有收回的道理。不管是哪一位升仙门的朋友,只要是能够在剑术上胜过我们门主的,此剑就归谁所有。”

司徒觞的话让在场的升仙门的女弟子们都兴奋起来了,他们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拥有神器,很多人连灵器都可能没有,现在有机会获得神器,自然是要好好表现一番的。

司徒觞临时的主意让原本单纯的寒冰剑术的演练变成了和司徒倩的剑术比试,这倒是让这一次的剑术演练更加有看头了。

第一个上台要和司徒倩比试剑术的女弟子是刚刚过来的高敏,她是我的智囊,自然知道要帮所有升仙门的弟子出手一试高低的道理,因此第一个上。

这样的比试,先上的人如果不是实力绝对占优势的话,往往会比较吃亏,因为没有机会观摩对手,对自己的对手也就谈不上了解。

这道理大家都懂,所以高敏此时第一个上去和司徒倩比试,也算是帮大家一试深浅了。

我却是有自己的想法,如果随便一个人都上去试一试,那就不是剑术比试,而是车轮战了。

绝对不能这样,这是最基本的素质,也是盟友之间绝对不能出现的事情。

我打算最多上去三个人比试剑术,头一个是高敏,剩下的人由四位长老从自己的女弟子中选择合适的人员。

寒冰剑术鼎鼎大名,是蜀山门的镇门剑术之一,威名远扬,世人皆知。

蜀山门本就以剑术闻名于世,这寒冰剑术一定是极其厉害的,如若不然,司徒觞也不会拿出他们第一代门主留下的蝴蝶剑作为比试的彩头。

高敏同样知道这个道理,上去之后很谨慎地看着司徒倩,抱拳说道:“我修炼的剑术没什么名气,但是我在上面足足花费了四十年,所以我很想知道,我的剑术能不能和贵门的寒冰剑术平分秋色。”

高敏说的是“平分秋色”,而不是胜过之类的话,足以看出她对自己的剑术并没有足够的信心。

司徒倩冷淡地提起手臂,说一声“小心了”,居然就动起手来了。

司徒倩的速度我是知道的,轻快是最大的特点,她一动手,原本和她相距不过数米远的高敏立刻就暴露在了司徒倩的攻击范围内,全身上下的要害,几乎都在司徒倩的攻击范围之内。

高敏大约没料到司徒倩出手这么快,脸色都有些变了。

一道闪电一般的剑光闪过,高敏整个人都似乎被剑光笼罩,连退后的道路都被封锁住了。

我吃了一惊,司徒倩剑术上的造诣,只怕是早已到了领悟剑意,并且融会贯通的地步。

如此看来,剑术仅仅还停留在主要修炼剑招,刚刚开始领悟剑意的高敏,根本就不是司徒倩的对手。

果然不出我所料,司徒倩第一招出手,剑意肆虐之际,高敏完全失去了反击的能力,仅仅只能以手里的剑勉强抵挡住司徒倩的攻击。

只一招,高敏的败势就显现出来了,这还怎么打下去?

金祥皱起眉头,悄悄对我说道:“这高敏剑术造诣很不错,已经开始领悟剑意,并且有所成就。可是没想到一旦和这司徒倩打起来,居然是一招就显露败势,不堪一击。”

我也传音给金祥:“升仙门内可还有在剑术上有些造诣的女弟子?我看一般的弟子就别上去了,免得到时候输的太难看。”

金祥叹息一声,传音道:“有是有,可是大部分都不在我们这一次晚宴的名单上……门主是否准许我现在派人去叫几个过来呢?”

我看一眼一直都笑眯眯地看着我们的司徒觞,传音道:“算了,还是以在这里的人为主,输了就输了,怨不得人家。如果临时去找人过来帮忙,就算胜利了,说出去也不好听。”

金祥缓缓点头,没再说什么,但眼神之中明显有些不服气的神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