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蜀山之玄门正宗

331本尊何在?

  

  有什么暴殄天物的?”

“哎,老龟我当年也有幸参与过南海龙宫的一次宴请,在筵席上只是尝过那么一次,所以记得牢牢的,就是这个味道,没错,当时可是只是给了参加筵席的宾客每人只有一瓶,倒出来也不过三杯就完了,倒是其他酒水还能随意,只是那个味道绝对是尝过了这个,别的就没感觉了啊。”老龟一阵唏嘘。

“这么说,你这老龟还是个有故事的人咯?”

“咱不敢说是有什么故事,只不过咱当年一时不慎,睡过了头,没能赶上南海龙宫的大迁移,只好躲到了南极冰洋的万丈深渊之下,找个地方继续躲着——这天劫可是越来越重,由不得咱老龟自由活动啊。”

“主人,别听这老龟胡说八道。”就在老龟自忆自叹的时候,殿外石台下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声,随即从台阶上走上来一个衣着朴素的窈窕侍女,这是当初被林晓从西溟岛海眼带到小南极的明月蚌一族的侍女。

来到林晓和伽因面前,这个侍女拜倒施礼:“还请主人恕小奴擅自开口。这老龟,小奴曾经听清璇姑姑说过,他的名声在南海一带可是并不好。当年他也曾是龙宫大将,只不过屡次因为懒惰贪睡,多次误了龙宫对外征伐的大事,只是因为身手高明,阵前有悍勇绝伦,所以才一贬再贬,最后被打发去做了一个龙宫宝库的看守,要不然早就被龙宫的龙王斩了祭旗。”

林晓也不说话,只是看着老龟所化的大汉微笑。

老龟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带着嘿嘿的尬笑,两手在身前搓来搓去,偌大的身子,竟然还微微扭动起来。“咱老龟也就是这么一点嗜好了,没事睡个觉岂不是最好,何必打打杀杀呢。”

林晓哈哈大笑,伽因也不由得以手掩面,对这厮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估计就是因为如此,龙宫离开地星的时候,才把老龟仍在了人间,没有带走吧?不过,这对林晓来说,不是问题。

本身林晓就有招揽老龟的想法,不是别的,而是光明境还是需要这么一个武力十足的大手,作为自己离开后众蚌女的护卫的,就算是老龟嗜睡,但是只要关键时刻,老龟能出手就可以了,反正林晓能留在人间的时间也有限,不管是林晓自己还是伽因的第二元神金身元婴,估计也就是能留在各地洞府中数百年的时间,其后就只能躲到天姥山洞天当中了——随着二人道行的增长,这个时间就是一个极限,要是二人的本尊再度有了突飞猛进一样的进展,可能这个时间还会缩短。

要想继续留在人间,就算是以现在的金身元婴再度分出第三第四个元神,估计也就是能再拖延个三五百年,而那时,大约应当时渡过二次斗剑了,只不过,也是无法与人间自在行走了。

所以这几处海外的别府日后也是要交给弟子或者转交峨眉的,只要守住这几百上千年即可,尤其是小南极,未来还有一个地仙钱康来这里驻守,也算是多一个帮手吧。这老龟虽然贪睡,不过林晓一样有办法在光明境遇到危险时,将老龟叫醒,甚至冲到第一线去——就和凡间人们签订的合同一样,老龟要是想借助林晓的力量或者未来得到天庭或者大教的青睐,就同样要在元神中打入禁制,只要有了禁制,到时候别说看守光明境的明月蚌侍女,就算是日后的峨眉三代弟子,都能轻易地支使,只不过老龟也落不到那种地步,林晓可是打算带着老龟一起玩的。

数月后,整治一新的光明境里多了一个强力的打手,虽说身上多了不少的枷锁,可是能每十年得到一截天府玉莲的莲藕或者几颗莲子,就是对老龟最大的奖赏。而林晓和伽因的第二元神,作为本尊的分身,也是一个劳碌命,一起再度出了光明境,这一次,首先要去的还是金钟岛。

当年一同前往光明境的七人中,陈紫芹已经飞升,申无妄和申无垢两人也是即将飞升,伽因本尊随着林晓一起现在不知去向,申无咎则是停留在绿沉星,也是即将天仙圆满,唯有一个金钟岛主,虽然在玄都法师引荐下,拜了新的师父,不过如今距离飞升还早,尤其是还要将原本的道统传授下去——所以现在的金钟岛主座前,可是多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女童。

当林晓和伽因来到金钟岛的时候,两人没有惊动岛上的众多门人弟子以及侍女童仆,直接传音给金钟岛主的同时,两人也来到了岛主居住的宫殿之外。

金钟岛主此时倒是没有闭关修炼,而是正在调教弟子,当听到伽因传音的时候,也是大惊,随之就是大喜,毕竟自从当年一别之后,可是足有两百多年了,故人来访,不亦乐乎?

其实这一此二人的行程,也不乏最后一次巡视海外的意思,之后二人差不多就要停留在幻波池洞府,坚持到最后,再转入天姥山洞天,一旦本尊有招,二人就会携带者天姥山洞天一起离开地星,与本尊汇合,而金钟岛主所在之地,就是拜访好友的第二站,而最后一站,就应当是数百年之后的居罗岛一行了,而当毒龙丸炼制完毕之时,大约也是二人移居天姥山洞天之时了。

抛开林晓和伽因这第二元神的元婴金身化身,还是要说道二人的本尊。

那一日金银双树的金银双色光芒开道,直接在天宇上洞开了一个通道,将林晓收了进去,而且随即将在外边与申无咎、李青、寒玹和元鼍一起逛街的伽因,也凭空摄走,一同进了那条通道,随即通道就消失不见,而闻讯而来的两个金仙图真和西河也只能望之兴叹,无可奈何——要不是图真老道随后就联系了自家师父陶朱公,而陶朱公随后又拜见了玄都法师,得到的结果就是二人并无妨碍,日后自会返回。

结果这样一来,倒是让申无咎和李青、寒玹、元鼍有些无所适从了,师父和师娘都不在,哦,对了,身边还有师父的坐骑,水麒麟,可是说到底,众人中道行最高的也就是无咎这个天仙,如果要在星空中行走,还是太弱了——能独立行走,而且不惧一般的威胁的,只有金仙;至于天仙,那是必须要成群结队,才敢出来行走的;至于地仙,那就对不起了,再多的地仙,胆敢行走星空,得到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所以这四个弟子和一头坐骑,就留在了绿沉星安心地修行,反正有了图真老道和西河真人两个金仙做后盾,这里可是没有人胆敢挑衅无咎等人,并且因为可以见识到更多的经典和功法,倒是令四人眼界大开。

再说林晓和伽因被金银双色的光芒摄走之后,再出现的时候,就是在一座恢弘古朴的大殿当中,只不过二人此时就没有一个清醒的,都已经陷入了修炼当中,而且是那种最亲密的合体修炼当中。

当林晓和伽因从合体修炼中清醒了过来的时候,两人不由得同时红了脸——伽因是因为第一次与心上人赤诚相见,女儿家害羞闹得,而林晓这个老司机却是因为见到了伽因完美的身子,而超出寻常的激动了起来,而随后就是林晓主动之下,开始了一场新的运动——这里省略一万字。

(林晓虽然号称老司机,可是不管是当年还在现代社会,或者是来到蜀山这个仙侠世界,可都是鲁男子一个,见识的最多的还是岛国传来的动作片,当然了也少不了圣费尔南多山谷的大作,所以见识是够了,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实践过。)

二人再度从极度的欢愉中清醒过来之后,这才发现自己二人所处的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金碧恢弘的古朴宫殿高大宏伟,仅仅是宫殿的高度,大约就超过了千丈,两人此刻如同是尘世中的蝼蚁一样,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悬殊了。

而两人现在所处的位置,却是在一座巨大的平台之上,身体下边是柔软的不知道何种东西炼制的毡毯,仅仅是一根经纬丝线,就足有二人身体粗细,并且泛着纯粹至极金色光辉,还带着隐隐的阳和之气。抬头望去,大约百丈开外,就是一堵高耸的墙壁,墙壁的正中央圆形的红色底面上绘制着飞舞的三足金乌。这头三足金乌张开着遒劲的双翅,三只同样金色的足爪五指萁张,金乌头上两只炯炯有神的双眼透着无边的威严。

“这里是什么地方?”二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相顾无言地在心中提出了这个问题。

虽说此前两人修炼时,并没有发生任何危险,但是如今两人清醒了过来,自然还是要先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只是还不等两人做些什么,与金银双树一起带着两人过来的大日灵蛇录和太阴镜就开始同时光芒大盛。而二人识海中也同时发生巨震,顿时无边无际的画面就在二人识海中闪动起来…………这就是无边无沿的信息流的冲击开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意见反馈

使用过程中,如您有任何疑问或者建议,为更好解决您的问题,请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安卓APP下载

苹果APP下载